1934年8月1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在重庆酉阳南腰界区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在成立大会上,贺龙讲话说:建立苏维埃,就是把大家组织起来,打倒土豪劣绅,分田分地,让穷人过好日子。为了巩固新成立的苏区政权,在南腰界大坝祠堂,贺龙率领红三军进行了一场为期半个月“关门打狗”的战斗。

原标题:【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一场推迟了半个月的战斗

图片 1

图片 2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长征路万里行》移动直播报道团队7月16日从重庆綦江区来到渝东南,红三军曾在这里转战,并建立了包括酉阳、秀山在内的黔东革命根据地。

红二、六军团南腰界会师大会会址。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

图片 3

7月16日再走长征路第36天酉阳县

走进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南腰界镇南界村的红军街,现在还有民居挂有“红三军油印办公室旧址”“红三军宣传队旧址”等标牌,墙面标语依稀可见,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

1934年8月中旬,大土豪、国民党团总冉瑞廷趁红三军主力抗击外敌之际侵犯南腰界,杀害留守的红军代表、伤病员和游击队员。8月28日,贺龙命令红三军二十一团星夜兼程返回南腰界,扫荡这股残敌。冉瑞廷看到红军到来,仓惶逃往酉阳,他的儿子冉崇侯带着60多个团丁,挟持了100多名群众龟缩到大坝祠堂里负隅顽抗。

酉阳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素有“渝东南门户、湘黔咽喉”之称。1934年,贺龙率领红三军以酉阳南腰界为军事中心创建川黔边苏区,并在此迎来了与红六军团的会师大会。

1934年6月,贺龙率领红三军来到武陵山腹地的酉阳南腰界,建立革命政权,创建革命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红军曾在这条街上生活战斗长达半年之久,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之为“红军街”。

图片 4

酉阳南腰界群山清秀,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司令部旧址静静矗立在这里。时间倒回85年,1934年6月,贺龙等领导的红三军来到南腰界,这里就成了红三军在川黔边的大本营。同年8月,趁红三军主力外出作战,巩固和扩大川黔边苏区,一直躲在深山老林的国民党民团头目冉瑞廷带领其团防武装,扑回南腰界疯狂杀害红军伤病员和游击队员。贺龙得知后,派部队围歼冉瑞廷。自知难以抵抗,冉瑞廷外逃搬救兵,他的儿子冉崇侯则退入大坝祠堂,妄图负隅顽抗。

“打小就听我爹说,红军对咱乡亲们好,不仅帮着挑水、打扫卫生,还打土豪给我们分粮食。”罗武状的父亲罗秀峰生前住在红军街,曾和红军接触过,虽然当时只有七八岁,但对红军一直念念不忘。

央视记者
王磊
:“我身后就是南腰界红三军大坝祠堂战斗遗址,在这个祠堂外边我们可以看到用青条石砌起的这样的围墙,这个围墙的高大概是三米、宽是有七八十多厘米,在这个围墙的四个角上还有碉堡护卫。所以防护能力是非常强的,我们再到里面看一下细节,这些石墩里的孔的外小内大,在这个围墙的下边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这样的孔,这个孔是外小内大的,所以从里往外是非常利于观察和射击,但是从外往里是很难打进来的。躲到这个祠堂里就犹如进入到一个乌龟壳,很难攻破。”

图片 5

“南腰界革命根据地为红二、红六军团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为红军长征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酉阳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黎洪介绍说:“红二、红六军团会师后,开创以南腰界为大本营的黔东特区,减轻了中央红军长征中被围追堵截的压力。”

祠堂四周构筑的工事非常坚固,突击队员几次爬上墙顶,都被敌人用梭镖捅了下来,最终突击队只能撤回阵地研究对策。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海霞: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大坝祠堂,过去这里是冉氏宗祠。当年,祠堂的周围是比眼前看到的更大的成片的水田,只有这一条独路可以进出。而祠堂的四周围着厚厚的石墙,还有瞭望的碉堡等防御工事,形成了一道牢固的防卫圈,可以说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红军街不远处的余家桶子,是红三军司令部旧址所在地。四周是封火古墙,院内是石木结构的吊脚楼,庄严肃穆。这里曾为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的会议室,以及贺龙、夏曦、关向应的办公室和宿舍。走进司令部,警卫班、参谋处、通讯科、湘鄂西中央分局办公室等机构映入眼帘,“这些都是根据革命前辈重返南腰界的回忆所复原的。”酉阳县文旅委驻南腰界革命根据地文化工作人员何立双说。

图片 6

图片 7

“贺龙在川东南时期,红三军发展正处于十分困难的阶段,川东南的土家族、苗族、汉族人民积极迎接红军入川,把自家子弟送来参军,还冒着风险掩护、安置红军伤病员。”酉阳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介绍说,南腰界地区地主还乡团杀害了不少红军游击队员、苏维埃干部。

重庆酉阳红色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白明跃
:“战士特别气愤,就跟贺龙讲,我们要强攻进去,贺龙一想,不对啊,这里面一百多老百姓,假设我们把这个祠堂破了,给老百姓一块消灭了,这不是让老百姓跟土匪同归于尽吗?”

酉阳县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围墙它2米多高,实际上当时的围墙有3米高,我们看到这个平台,就是当时守卫的团丁站的位置,他蹲在这个地方,你要上来他就用梭镖给你弄下去。这就是射击孔,你看里面要宽得多,里面打出去容易,外面打进来不容易。

“南腰界群众对红军有着深厚的感情。”白明跃说,“不少村民搬迁到镇里,也舍不得拆掉红军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甚至自己贴补费用、修缮老屋。”南腰界镇有几十处红色遗迹遗址,全部保存至今。“酉阳的党员干部和群众还自发集资修建了纪念红二、红六军团会师的纪念塔。”南腰界镇党委书记秦勇指向不远处,“这里处处都流淌着红色基因。”

在不伤害群众是前提下,该如何消灭这股敌人呢?

1934年8月28日,红军和游击大队一齐包围了大坝祠堂,组织火力准备强攻,但很快就停了下来。

重庆酉阳红色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白明跃
:“当时有一个叫周生才的战士,就给贺龙讲,依我看,我们就围他个十天半个月,看他怎么弄,贺龙讲,好啊,这个小鬼点子好,我们就把他围困起来,来一个关门打狗。”

大坝村村民冉崇群:听我父亲说,红军来了过后,冉崇侯他们就说红头发来了,如果你们不进来要如何如何,后来老百姓就被冉崇侯他们逼到祠堂里面来了,包括我父亲、爷爷奶奶,都进来的。

图片 8

酉阳县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贺龙知道里面有老百姓就马上叫停,我们打仗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老百姓的幸福生活吗,不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吗?我们想另外的办法,不能让老百姓受伤。

红军把祠堂围住之后,开始发动被裹挟的群众家属在祠堂外喊话,宣传红军的政策,争取让被裹挟的群众逃出来。当年在大坝祠堂发生的事情,村民们辈辈相传。

为了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红军选择了暂时围而不攻。一边严密封锁,困死敌人,同时设法争取里边的群众尽快脱险,等待围剿的时机。

图片 9

酉阳县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围了十多天半个月这个样子,慢慢的吃的就没有了,有些老百姓悄悄就出来了。红军做了几门土炮,当地的一种好的木材做的一个炮,一打就把这个城墙就轰了一个缺口。

重庆酉阳南腰界镇大坝村村民
冉启霞
:“红军没伤害老百姓,妇女儿童红军都没伤害,外面老百姓就知道了,确实知道了红军是做好事,群众就在外面喊,喊他们出来,姑娘儿女、婆娘些,快出来,红军不是来打老百姓的。”

这一仗,红军击毙了冉瑞廷的儿子冉崇侯,歼灭冉瑞廷团防武装四十多人。

十几天的时间里,不断有群众逃出来,而躲在祠堂里的敌人已无力抵抗。

大坝村村民冉崇群:我父亲就说,那红军真正是来解救百姓的,百分之百的人都说红军好。

重庆酉阳南腰界镇大坝村村民
冉启霞
:“他们饿了没有力气,晚上翻进去一个猫儿,猫儿都杀来吃了。”

酉阳县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通过打下大坝祠堂,既鼓舞了南腰界军民的势气,也巩固了黔东特区的苏区。这一仗打下来以后,老百姓发现我们的红军就是我们自己的队伍,是为我们老百姓着想的,是可以追随的一支军队。

图片 10

图片 11

9月20日,贺龙下达了总攻命令。这时很多群众也主动来帮忙,红军后代池再武从伯祖父那里听说了很多细节。

追随这支队伍,不到半年的时间,红三军的人数从刚来时的3000多增加到4000多人,当地的游击队也在不断发展壮大。今年62岁的符宁江,父亲就是游击队员。

图片 12

红岩村村民符宁江:“我们是工农红军,打倒土豪,穷人要翻身——”这是当年在南腰界的红军教我父亲唱的,我父亲在发动乡亲们闹革命的时候,又教给老百姓唱,我从小听所以也就会了。我父亲说,那会儿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建立了好多支游击队,有八九百人。

重庆酉阳南腰界镇大坝村村民
池再武
:“当地老百姓听说红军要打大坝祠堂,大家有些捐献了自己的棉被,并且帮着红军出主意,棉被用水打湿了,可以抵御长矛大刀,砍不进。因为红军是利用晚上攻打祠堂,大家有的拿来柴火,并且有的把自己的老家柴,房子柱头都砍了,帮助红军点亮照明。”

红三军在酉阳南腰界呆了近半年的时间,建立了包括酉阳、秀山在内的黔东特区,17个区革命委员会、100多个乡苏维埃政权。1934年10月27日,红三军与红六军团在酉阳南腰界猫洞大田举行会师大会,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决定红二、六军团统一行动,由红二军团代行指挥职能。第二天,红二、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北挺进,在湘鄂川黔地区先后粉碎敌人的多次围攻,有效牵制了追击中央红军的敌人,策应主力红军长征。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退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

图片 13

今天,在酉阳南腰界,我们仍能看到保存完好的的红军大学、红三军医院、红三军宣传队等旧址,多达56处。

红军挑选了精干强壮的战士组成几支突击队,身背大刀、短枪、冲进祠堂,冉崇侯见大势已去,率领残兵败将逃跑,被红军击毙在田坎上,其余顽敌全部被歼。

酉阳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黎洪:这些旧址经过80多年还能系统完整地保留下来,跟当地百姓与红军的鱼水深情分不开。比如说,红军在的时候,在当地这座土地庙的后墙上书写了“共产党十大政纲”的宣传标语,在红军主力撤离后,白色恐怖反扑,当地百姓用稻草盖住红军留下的标语,再敷上厚厚的泥巴,今天我们才能再次看到。

图片 14

把群众的安危放在首位,当年红三军团用半个月的守候替代强攻,让乡亲们记住了这支时刻记挂着人民的队伍。他们在这里播下了中国革命火热的种子,这颗种子不断生根发芽,指引着当地人民在新的长征路上不断前行。

维埃的大部分地区,一些无地或少地的农民都分得了土地,仅唐家溪乡苏维埃,农民分得的田土面积达2000多亩,人均一亩多。此前逃跑的冉瑞廷等50多家土豪,除了没收他们的全部田产外,还分了他们的谷米和其他财物。

重庆酉阳红色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白明跃
:“通过打土豪分田地,人民群众得到了真正的实惠,这个时候鱼水关系就更加的密切,黔东特区得到进一步的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