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患病众筹6万元 被平台负责人索要5%“税款”

众筹善款税费问题 应有明确说法

用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筹来的救命钱,究竟该不该被收税费?这个问题让河南省原阳县患病青年千强非常纠结。千强通过“放心帮”平台众筹来的6万多元治疗费,被平台负责人索要5%的“税款”。近日,关于此类平台有无资格开展筹款救助以及能否收费的问题,在网上引发了热议。

央广网新乡8月15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用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筹来的救命钱,究竟该不该被收税或管理费?日前,河南原阳县的患病青年千强通过名为“放心帮”的平台众筹了6万多元的善款,却因被平台负责人索要5%的“税款”而掀起舆论狂澜。

苑广阔

在讨论这类平台是否具备资格开展筹款救助的时候,我们要先分清公开募捐与个人求助的区别。《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明确提出,在平台上进行募捐的主体应是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其他组织、个人包括平台本身没有公开募捐资格。平台应明确告知用户及社会公众,个人求助、网络互助不属于慈善募捐,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

对此,有网友认为,平台不该收费,否则慈善就走了形、变了味,而有些网友则认为,运营平台需要成本,合理收费才能保证生存。缴费让慈善变了味,还是让慈善更长久?

用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筹集救命钱,究竟要不要交税费?这个问题让河南省原阳县患病青年千强非常纠结。千强通过“放心帮”平台众筹来的6万多元治疗费,被平台负责人索要5%的“税款”。近日,关于此类平台有无资格开展筹款救助以及能否收费的问题,在网上引发了热议。

慈善法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的,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开展公开募捐的,民政部门可责令退还违法募集财产,并对有关组织或者个人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在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一起慈善风波让这个小城的热度从4月持续到现在。原阳县青年千强4月被诊断患有脑胶质瘤,家庭一时陷入困顿。同是原阳县的高超运营了一个筹款平台“放心帮”,于是千强的家人帮他在该平台上发起了募捐。千强的家人张海旺说,一星期就募得6万多元,结果“放心帮”因“技术原因”突然停运。募捐中断,千强想提前提现。平台将4万多元给千强后,高超提出需要扣除募得金额5%的“税款”。千强的家人认为,这不是“税款”,而是“放心帮”借机牟利的借口。善款是否需要求助者缴纳税费,网友的观点针锋相对。

随着各种众筹平台增多,类似的民间慈善众筹行为越来越常见,其中涉及到的税费、管理费以及筹款资格等问题,既和这些平台的存在与发展密切相关,也和民间慈善公益事业的健康、长远发展有关,确实值得关注。

慈善法虽然禁止不具备公开募捐资格的个人和组织公开募捐,但是并没有禁止个人的救助行为。毫无疑问,公开募捐与个人求助不同,前者受到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后者则并未被过多要求。民政部对能够发布公开募捐信息的互联网平台进行了指定,但是并不涉及发布个人求助信息的互联网平台。

网友1:公益当然需要缴费,因为慈善组织运营也需要人工和成本,这是国际惯例,只有运营专业才能帮助他人。

先说第一个问题,“放心帮”平台有没有资格开展筹款救助的问题。国家民政部曾经发布公告,国内有20家互联网募捐平台可为慈善组织提供募捐信息发布服务,包括“轻松筹”和“水滴筹”等,新闻中的“放心帮”并不在内。但民政部只是对能够发布公开募捐信息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进行了指定,对个人求助平台并没有指定。与此同时,慈善法禁止没有公开募捐资格的个人和组织公开募捐,但并未对个人求助做出明确规范,因此,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直系亲属的困难用互联网平台筹款求助,是未被禁止的。也就是说,“放心帮”平台是可以帮助公民个人发布求助信息的,只要保证信息的客观真实就可以了。

再次强调,不是所有的互联网平台都具备公开募捐的资格。不过,新闻中所提及的患病青年通过互联网平台筹款的行为,可以看成是个人求助。相关的平台如果只是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从目前的相关法律法规来看,是否违规有待商榷。

网友2:即便需要缴费也应提前告知,否则慈善平台中途抽成,还叫公益吗?

再说第二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众筹平台是否需要交税、能否收费的问题。“放心帮”平台负责人表示,善款进的是公司账户,不是享受税收优惠的公益账户,所以要交税。这点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平台负责人也没有对筹款人撒谎。如果筹款人不想从善款中出这笔税费,这笔税费只能由平台来出,这显然不利于平台的发展,也会导致平台缺乏为百姓个人筹款的动力,从长远来看,显然不利于民间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

围绕平台收取税费一事,则应开展另一个逻辑层面的探讨。第一,平台运营需要资金支持,尤其是具有公益性质的互联网平台,其资金支持从何而来?正如有的网友所认为,平台收取一定费用,用于平台自身的维护和管理并无问题。第二,不收取费用的互联网筹款平台一般能通过其他途径得到资金支持。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平台对公众都是免费使用,我们需要关注这些平台在声明中具体的表述,才可以作出判断。第三,做慈善与收取费用之间不是对立的关系,也不是不光彩的事情。只要是以正常的理由收取,收取适当、用得合理,就并无不可。

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民政局副局长马伟领表示,目前,募捐的款项已经全部交到患者手中。

以上是“税”的问题,再说说“费”的问题,也就是众筹平台要收取管理费问题。长期以来,因为国内主流的慈善众筹平台,比如水滴筹、轻松筹等都高调宣布他们不收取任何管理费,而是把网友捐助的每一笔善款都交给筹款人,所以给公众留下一个固有的印象,那就是民间慈善众筹是不收管理费的。这其实是一个误解。

公益不等于贫穷。如果做公益是越来越贫穷,那又如何形成可持续的良性循环?有些人容易陷入一种逻辑误区,认为公益就是与金钱割裂。殊不知,这些公益平台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筹钱帮助需要被帮助的人,又怎么可能与金钱割裂开来?所以,慈善收费未必不可。但要注意的是,以什么形式收、具体收取多少需要有明确的规范标准才行。

据民政部公告,国内目前有20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可为慈善组织提供募捐信息发布服务,包括“轻松筹”和“水滴筹”等,但“放心帮”并不在内。究竟“放心帮”这类平台是否有资质进行救助筹款?

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之所以不收管理费,并不是说他们维持自身的运营不需要成本,而是因为他们实力雄厚,或者背后有慈善组织、基金项目支持,或者是通过售卖网络保险的方式盈利,所以才能免除管理费。但是对于像“放心帮”这种规模和实力较弱的平台,只能依靠收取管理费来维持运转。

作者简介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慈善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黄浠鸣表示,千强家人帮助千强在“放心帮”发布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属于个人求助行为。公开募捐要求募捐主体向不特定的人发布募捐信息,同时募捐的目的是为了不特定人的利益。如果是为了具体某个人发起的募捐活动,则属于个人求助。

慈善组织和机构收取管理费,这是国际惯例,因为筹集善款是需要成本的,也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慈善机构的正常生存和运营,然后帮助更多的人。在国内,未经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平台为个人发布求助信息后,能否向求助人收取手续费,慈善法等相关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难免出现一些争议,这是需要国家下一步通过法律予以明确的,否则类似的争议还会不断出现,并可能对民间慈善事业发展造成妨碍和破坏。

姓名:周成洋 工作单位:

黄浠鸣说:“虽然法律并没有指定个人求助应该在哪些平台发布信息,但还是建议个人能够在民政部门指定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进行个人求助行为,这样更有利于权益的维护。”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

目前,我国要求慈善公开募捐必须在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有些平台同时具备发布公开募捐信息和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两种功能,但是对于个人求助行为,法律没有规定必须通过何种平台或渠道发布信息。那么,对于“放心帮”提出5%“税款”的说法是否成立?

黄浠鸣回答,这需要确定是“税”还是“管理费”。第一,如果是相应税款,不属于慈善法的管辖范围,任何一家平台或机构在运营过程中都可能产生相应的增值税或企业所得税的税负问题,但是此税负能否转嫁给求助人是需要讨论的。第二,关于平台能否收取管理费当成相应运营费用的问题,法律并没有禁止平台收取管理费,但是需要当事人之进行约定,即在事前沟通时,对此进行明确,而不是像“放心帮”一样,在事后才告知求助人需要收取相应的“税费”。

目前,知名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多数宣称不收费。比如“水滴筹”称创立以来从未收取任何费用,而“轻松筹”也于2017年5月宣布对个人大病求助实行零手续费。在免费的同时,上述平台多数选择售卖互联网保险以保证利益,并拥有相对成熟的盈利渠道。

对于手续费,未经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平台为个人发布求助信息后,能否向求助人收取手续费,慈善法等相关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难免出现一些争议。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从国际上看,许多国家的公益慈善组织筹款都收手续费。他说:“在现行的财务制度中,募款也需要成本,全世界募款都需要成本。在西方国家,成本额度一般被接受的是20%左右,当然也根据款额的大小而有所不同。我国还没有将此提到日程,将来一定会的。现在的会计制度也有这一项,募款要有成本,将来大众会逐渐认识和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