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自己是中央某领导的亲外甥,打着可以办理探矿权转采矿权的幌子诈骗300万元“办事费”。4月18日,呼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对涉嫌诈骗罪的关某批准逮捕。

打着可以办理探矿权转采矿权的幌子诈骗300万元,关某近日被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一名终日靠打麻将消遣的家庭妇女,对外声称自己可以安排事业编制工作,先后骗取他人钱款30余万元。5月11日,呼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作出批准逮捕决定,但张某某因怀孕被变更为实施强制措施。

据了解,现年39岁的关某,曾经是北京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在一次上市融资业务中结识了被害人韦某。随后一次闲聊之际,关某说他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可以帮助韦某将探矿权转采矿权,但是需要点钱来疏通关系,韦某随即答应,并于2011年3月11日给关某的个人账户上打了300万元的“办事费”。

据了解,现年39岁的关某在与被害人韦某闲聊时,说他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可以帮助韦某将探矿权转为采矿权,但是需要点钱来疏通关系,韦某随即答应,并于2011年3月11日给关某的个人账户上打了300万元的“办事费”。

2014年10月,被害人罗某某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自称呼市某中学老师的张某某,张某某以能为人安排事业编制工作,收取罗某某24万元。但至案发时,事情始终未办成,张某某也无意退钱。2015年6月,张某某偶遇其同学苏某,得知其2002年在北京首都体育学院上学未取得毕业证,张某某便声称首都体院的招生老师她全认识,只要把所欠的学费补齐就能领上毕业证。之后,张某某从苏某的妻子乌某处陆续拿走28000元。后来张某某又向乌某承诺可为其安排呼市赛罕区某街道办事处事业编制工作,2015年11月底就可上班,并收取其50000元现金。

钱打过去一段时间后,关某一直没动静,打电话过去得到的也是各种搪塞和敷衍。韦某此时有些怀疑,连忙向朋友打听关某的情况,结果朋友说关某根本不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就是个骗子。

钱打过去一段时间后,关某一直没动静,打电话过去得到的也是各种搪塞和敷衍。于是韦某有些怀疑,连忙向朋友打听关某的情况,结果朋友说关某根本不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于是,韦某打电话跟关某说煤矿的事情不办了,让其赶快将300万元退还。关某当时答应得很痛快,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不但钱没有还回来,关某也消失不见了。韦某这才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经查,张某某根本不认识首都体育学院的老师,她本人也不是呼市某中学的老师。事实上,今年33岁的张某某只是一个整日里靠打麻将消遣的家庭妇女。2017年4月,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对张某某提请批准逮捕。5月11日,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现因张某某怀孕被变更为实施强制措施。

于是,韦某打电话跟关某说煤矿的事情不办了,让其赶快将300万元退还。关某当时答应得很痛快,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不但钱没有还回来,关某也消失不见了,韦某这才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4月18日,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关某涉嫌诈骗罪对其批准逮捕。

4月18日,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关某涉嫌诈骗罪对其批准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