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女士在银行办了银行卡,并开通了网上及电话银行,后周女士的银行卡被他人异地消费2.2万元,为索还自己的银行存款,周女士将某银行告上法庭。北青报记者昨天获悉,北京二中院终审驳回银行诉讼,维持一审法院作出银行赔偿周女士2.2万元损失的判决。

  随着消费理念和支付手段的不断更新,消费方式的改变在方便生活的同时也为不法分子所利用。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的案件日益增多。很多人认为,只要平时保管好自己的银行卡及密码信息,就不会被骗或者被盗刷了。但在近日三中院受理的一起借记卡纠纷案件中,原告周先生的银行卡虽然在自己处保管着,且并未作出任何操作,但卡里的钱却被盗刷走十四万余元,最终,经两级法院审理,判决银行赔偿周先生存款损失并支付相应利息。

千里之外银行卡被盗刷 发卡行被判赔2.37万元

2008年9月,周女士在银行开立了一张借记卡,
并开通网上银行及电话银行。2012年7月24日12时46分至12时59分,在13分钟内,周女士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账户发生了5次消费支出,每次都是4400元,共计2.2万元。周女士收到消费通知短信后,当天13时42分便拨打了110电话报警,后民警出警将周女士送到银行卡开办处。

  周先生于2015年4月26日早上8点许,陆续收到三条短信,显示周先生持有的银行卡共计被盗刷149
200元,周先生随即持卡前往就近的银行支行报案,银行工作人员打印交易明细单显示该三笔交易发生地点均为上海。周先生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立案受理。此后,周先生与银行卡开卡行进行沟通要求赔偿未果,故周先生诉至法院,要求银行支付周先生被盗刷存款149
200元,并支付利息。该银行不同意周先生的诉讼请求,并认为,第一、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涉案交易非周先生本人所为;第二、涉案交易均为凭密交易,周先生在开立银行卡时签署了相关协议,根据该协议约定凡凭密交易均视为本人所为,周先生保管密码不善,应由周先生承担相应责任,银行在交易中不存在过错;第三、周先生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应按照先刑后民原则驳回周先生的民事起诉。

记者 夏体雷

当月的27日,周女士就自己的银行卡遭诈骗一事向公安报案,该案已立案,现处于侦查过程中。根据该刑事案件中所附材料显示,上述5次消费支出均用于某旅游网上购买门票,购买门票所使用的电脑IP地址为辽宁省营口市地区,付款方式为电话支付,购买人付款时使用的手机号为辽宁省营口市手机号码,登记机主为李某。后以上购买门票的消费订单被取消,旅游网将2.2万元返还给李某名下借记卡账户内。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定周先生的银行卡系被伪卡盗刷,表明被盗刷银行卡不具有唯一的识别性,银行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致使银行卡背面的磁条信息被复制且不能被辨别真伪,故认为银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未尽到安全保障的违约行为。对于凭密码交易视为本人交易的合同条款,该条款为银行事先拟定的格式条款,所体现的原则系为简化交易者身份及交易内容确认所设立,在有证据证明该交易确为伪卡交易的情况下,如仍按该条款认定为持卡人所为,则与事实不符且明显有失公平,故亦不应成为银行免除存款保障义务的理由,故一审判决银行赔偿周先生存款损失并支付相应利息。

云南网讯
银行卡明明在身上,却收到银行提示短信消费了2.37万元。家住楚雄市的韩女士遇到此蹊跷事,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短信,殊不知赶到银行一查,卡里的2.37万元果然不翼而飞。近日,该案经楚雄市法院、州中级人民法院两审判决,法院依法判决发卡行赔偿韩女士2.37万元。

为了讨回自己被他人消费的钱款,周女士将银行起诉到法院,请求判令银行偿还2.2万元存款,支付存款利息;赔偿2万元精神抚慰金;承担诉讼费用。

  该银行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三中院,三中院经审理后,认为,周先生与银行之间系民事上的借记卡合同关系,与刑事案件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周先生与银行之间的借记卡纠纷本身不涉及犯罪,也没有证据证明周先生系盗取存款刑事案件的共同犯罪人,故对于银行所称本案应移送公安处理的上诉意见,法院不予采纳。同时,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遂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莫名其妙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银行赔偿周女士涉案借记卡内资金损失2.2万元,银行不服,上诉到二中院。

  针对类似的借记卡纠纷案件,法官提醒社会公众:日常要保管好自己的银行卡和卡密码,防止卡丢失或密码泄露;平时关注自己账户中余额的变化,建议最好订制余额变动的短信提醒;一旦发现银行卡被盗刷,应及时报警,并向银行交涉及说明情况,同时保留好账户交易明细等证据,以备诉讼之用。​​​

离奇的2.37万元消费

二中院经审理认为,周女士与银行形成合法有效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周女士将自有资金存入涉案银行卡账户中,银行就负有保障周女士账户内存款安全的义务。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周女士所持的借记卡账户于2012年7月24日进行的网上消费是他人在异地所为,并不是周女士本人交易。

图片 1

2010年4月,家住楚雄鹿城镇的韩女士向某银行楚雄分理处申请办理了一张借记卡。2016年5月5日15时许,韩女士突然收到来自银行的手机短信提示,其银行卡发生消费金额2.37万元。

银行则认为周女士负有妥善保管卡及密码的义务,但法院认为,没有证据显示涉案银行卡密码被泄露或泄露的责任在周女士,在没有证据证明周女士对此存在过错的情况下,银行应当承担赔偿周女士卡内资金损失的责任。鉴于周女士向公安机关报案后该刑事案件长期未能侦查完毕之情形,一审法院判决银行赔偿周女士涉案借记卡内资金损失2.2万元并无不当。银行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韩女士查看钱包,银行卡还在包里。她开始以为是诈骗短信,后来为保险起见,就赶到附近的银行网点查询。经确认,韩女士的银行卡确实在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某公司发生过一笔交易,金额为2.37万元。

最终二中院驳回银行上诉,维持原判。北京青年报 李铁柱

韩女士遂在银行工作人员提示下通过自助设备锁定了该卡,并向公安机关报案。随后,银行通过内部系统以欺诈交易请求对该笔交易延迟资金结算,因交易已完成结算而失败。

公安机关以刑事案件立案但侦破未果。韩女士多次向银行协商赔偿均遭拒绝,一纸诉状将开卡银行诉上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银行赔偿2.37万元。

争议不休

卡被盗刷谁来负责

庭审中,双方争议很大。韩女士认为,自己在银行办了借记卡,就和银行之间形成了储蓄合同关系,银行为储户保障安全交易是银行的法定责任。

事发当日,卡在身上,人在楚雄,远在千里之外的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某公司却发生以该卡刷卡消费的事实,给她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她本人对银行卡的使用保管一直很谨慎,不存在泄露存款信息和银行卡密码的行为。在发生不明交易后,她本人几分钟就到银行进行处理,且及时报了警,尽到了应有的谨慎义务。

银行发行的银行卡应该具备相应的鉴别真伪的技术能力,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性,她本人的银行卡突然发生在异地被盗刷的事实,证明银行发行的卡存在安全隐患,应该由银行赔偿其被盗刷的损失。

发卡行辩解,保障卡内的资金安全,双方均有义务。本案中,资金如何被转走、是否有伪卡、密码是否被泄露和如何被泄露的原因,需等案件侦办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同时,韩女士借记卡中资金被转走的事实,存在两个因素:一是卡的信息泄露;二是卡信息泄露后,被盗刷时还需输入储户预留的密码才能取款,所以此案资金被盗刷的过错方是韩女士,要求法院驳回韩女士的诉讼请求。

一锤定音

银行赔偿全部损失

案件经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韩女士在楚雄持有某行核发的借记卡,而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某公司pos机交易使用的卡号相同的银行卡为伪卡。

韩女士在发卡行办理了借记卡,其与发卡行之间建立了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关系,发卡行负有识别银行卡真伪、保障持卡人用卡安全,并在韩女士取款时依约支付本金和相应利息的义务。韩女士作为持卡人,负有妥善保管银行卡及密码的义务。

本案中,由于发卡行未尽到正确识别银行卡真伪的义务,导致涉案款项在韩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刷而产生损失,应由发卡行承担违约责任。发卡行未提交证实韩女士对银行卡密码泄露存在过错,其主张不承担责任的理由不成立。

该案经楚雄市、州两级法院两审终审,遂作出如上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