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案后,两名凶徒将张某某家中的现金及银行卡拿走,连夜逃窜至山西省境内。但法网恢恢,二人最终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

12月17日,记者从湘潭市人民检察院得知,12月4日,湘潭市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薛某某、冯某某等六人以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批准逮捕。据悉,这是湖南省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6月1日傍晚,冯某再一次在纸坊街中央大街手机店故伎重演,被店里的工作人员识破,将其扭送到了江夏纸坊街派出所。

随后,云某某和薛某某在集宁买了两把剔肉刀和胶带等作案工具,于当日晚开车到了呼和浩特。第二天白天,二人以办理贷款为由,两次进入张某某家,寻找作案机会。当晚7点左右,二人再次进入张某某家,趁其家里只有张某某及其女儿两个人时,掏出刀逼迫张某某交出财物,并用胶带、电线绑住她们的手脚。为了自己和女儿的安全,张某某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并告知了密码,乞求云某某和薛某某不要伤害自己和女儿。但两名凶徒为掩盖自己的犯罪行径,仍残忍地将张某某勒颈杀害,将张某燕17岁的女儿数刀捅死。

湘潭市检察院侦监科认为,该犯罪团伙中介与中介之间环环相扣、分工协作,非法肾脏交易形成如流水线作业的产业链,上述犯罪团伙在其地方作案的可能性也极大,因此,公安机关要拓宽信息收集面,查找其他地方是否有类似犯罪线索;上述团伙之间相互隐瞒身份,沟通方式隐蔽,反侦查能力极强,公安机关必须对客观证据如银行收账、转账记录,作案周边视频等进行认真排查;从本案打击面看,除安排肾脏交易手术流程的职业中介外,手术医生、场地提供者均应作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参与者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自己身份证曾被别人冒用开了多张银行卡,女子事后竟如法炮制,利用他人身份证去银行开卡骗贷。从去年9月到今年6月,该女子冯某疯狂作案20起。记者昨日获悉,冯某因涉嫌诈骗已被江夏警方刑拘。

呼和浩特讯为还赌债丧心病狂,两名赌徒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为其二人办贷款的弱女子,而该女子正值花季的女儿也随母亲一起“凋零”。近日,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对犯罪嫌疑人云某某和薛某某批准逮捕。云某某和薛某某是在赌局上认识的,二人都欠了赌债。今年1月20日下午,二人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商量如何偿还赌债。薛某某想一跑了之,但云某某说,他正在找张某某办理贷款,如果能办下来就不用跑了。如果贷款办不下来,二人还能互相骗家人说对方被绑架了,把家里的钱骗出来还赌债。但商量到最后,二人竟达成了通过抢钱来还赌债的一致意见,并将抢劫目标锁定了为他们办理贷款的女子张某燕。

涉案医生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2015年5月左右,冯某通过网络平台借贷4.8万元,到8月份公司裁员冯某没有了工作,恰在此时被外地警方告知,她的身份证被人冒用开了很多张银行卡。而冯某本人也办过分期贷款买手机,只需要身份证、银行卡、单位的电话,简单的审核就可以分期贷款买手机,于是就动起了冒用别人的身份证分期买手机,再换钱还贷款的歪心思。冯某首先通过QQ群找到了专门卖身份证的人,选择了一些跟自己长得相似的人的身份证,以每张300块的价格买下,再拿着身份证到银行去办银行卡。

因手术失败,黄某某向薛某某索赔40万元,薛某某先是通过银行转账退还了199900元,并口头约定余款于6月30日前退清。但后来薛某某没有兑现承诺,黄某某在索赔无果的情况下,向湘潭市市长热线举报。至此,该起地下肾脏交易才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据29岁的冯某交代,最初时还想过还贷,但发现买完手机后还贷款的利息越来越多,无力偿还,且警察当时也没有找上门来,于是怀着侥幸心理以为没有被抓就不用还款。

术后,黄某某支付给李某某手术费用等共计46万元,拿到钱后李某某给了薛某某40万。薛某某用到手的40万元支付给医生18万元,供体中介费1.5万元,供体张某某“卖”肾4万元,另外还有手术室使用费3万元、供体留院治疗费5000元等。

准备好身份证和银行卡后,冯某便开始在网络上挑选可以办理分期贷款的手机店,然后到实体店“分期付款”买手机或电脑,再以低价脱手。她的作案地点遍布江夏、武昌、汉阳等地,从去年9月到今年6月,作案19起共骗取贷款7万余元,从中获利3.6万余元。

湖南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6名嫌疑人被批捕

任崇明说,在以往的判例中,虽然出现过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手术医生对该犯罪行为明知,但考虑到社会危害性,仍作为构成帮助犯罪但免于刑事处罚的情形进行处理。

租赁位置隐蔽的停业医院

今年6月8日至11日,短短4天,患有尿毒症的黄某某先在湘潭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移植失败后转院至武汉接受肾脏摘除手术。没想到的是,这起失败的移植手术背后隐藏着一个地下肾脏交易市场:停业的“医院”成为手术场地,负债累累欲卖肾还债的“供体”、负责牵线的“职业中介”……

为了找到合适的手术场地,6月初的一天,薛某某独自驾车来到湘潭。他意外发现,湘潭市岳塘区“华侨中医医院”处于停业状态,位置也隐蔽,符合他们的条件。薛某某联系上了“华侨中医医院”的临时负责人周某某,并商定支付手术室租赁费3万元,周某某当即答应了下来。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017年6月8日晚8时许,犯罪嫌疑人薛某某、冯某某、“金主”黄某某、供体张某某以及主刀医生、手术助手、护士等12人到达了“华侨中医医院”的三楼手术室。手术时间从当晚24时一直进行到次日清晨6时,6小时后这起见不得光的手术才结束。

6月3号,薛某某等人把黄某某带到长沙和“供体”张某某一起进行了肾脏配型等身体检查,“幸运”的是,两人的肾脏配型成功了。万事俱备后,这个隐蔽市场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们经过共同商量,将手术时间定在了2017年6月8日晚。

案发后,湘潭市检察院侦监科高度重视,及时派出员额检察官提前介入该案,积极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

短短几天经历肾脏移植与摘除

没想到的是,黄某某在长沙某医院检查时发现肾脏移植失败。6月11日,薛某某、冯某某与武汉某医院联系,将黄某某送去进行抢救性治疗,并在该医院实施了肾脏摘除手术。

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 通讯员 周艳 湘潭报道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崇明认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处罚的是组织行为,只要行为人有为他人联系或寻找的行为,都构成本罪,是否牟利可以对量刑产生影响,但是不会影响构罪。因为在犯罪中,组织者作为供体和需体的沟通桥梁,是整个器官犯罪的关键环节,对组织者进行刑法规制,将会有效地使器官买卖行为得到遏制。

任崇明表示,中介方明知且参与整个过程,构成本罪。单纯的买受人和出卖人均不构成本罪。手术室出租方和手术医生,如对组织者买卖行为明知,则构成本罪共犯;如对组织者买卖行为不明知,只是被组织者利用,则不构成本罪。

非法换肾手术失败牵出犯罪团伙

接到“生意”的冯某某立刻通过某器官移植的QQ群找到了“供体”中介,中介把“供体”张某某带到长沙,随时等待配型。这段时间冯某某等人就通过各类网络社交软件寻找主刀医生、麻醉医生等人。

今年7月18日,黄某某向湘潭市市长热线举报,称其系尿毒症患者,经熟人介绍到湘潭某民营医院进行治疗,该院以治病为由骗取其50余万元。经调查,这次“治疗”实际是非法进行人体器官移植。

为了保证手术安全,做事“细致”的冯某某等人特地带着主刀医生、手术助手等人对“华侨中医医院”手术室进行了实地勘察。冯某某等人发现,手术室过于简陋,也缺少相关器械。于是,薛某某按照冯某某提供的物品清单又购买了手术器械。

今年5月底,患有尿毒症的黄某某通过一些渠道联系上了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表示想做换肾手术,并谈好手术费用50万元。李某某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薛某某,用40万的价格将这单“生意”转包。之后,薛某某又联系到冯某某,由冯某某联系手术医生和提供肾脏供体,18万元费用包干。

非法肾脏交易形成“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