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微评:国之栋梁岂能遗忘?

没必要通过“遗忘袁隆平”来记住谁

李竟涵

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袁隆平及其科研团队功不可没。所有为国家作出贡献的科学家都值得尊敬,袁隆平也是其中之一,岂能遗忘?时至今日,袁隆平以88岁高龄,依然坚持下田搞科研。国家有栋梁,民族有希望。袁隆平等科学家淡泊名利、报国利民,他们的贡献应该永远铭记,他们的精神更需大力弘扬。

并没有很多人真的认为袁隆平是唯一的贡献卓著的水稻专家,这种制造对立的表达,不过是一些自媒体营销炒作的手段而已。

近日,网上一篇名为《请暂时遗忘袁隆平,我们应该认识一下这些给我们米饭吃的人们》的文章,引发热议。文章质疑袁隆平的成就被过分夸大,“杂交水稻之父”名不副实。


袁隆平应该被遗忘吗?当然不!作为一名作出了重大贡献的科学家,袁隆平绝不应该被人们遗忘,无所谓是否“暂时”。这不仅关乎对袁隆平个人的学术评价,更体现了我们对历史、对科学实事求是的态度。

近日,一篇名为《请暂时遗忘袁隆平,我们应该认识一下这些给我们米饭吃的人们》的文章,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并引起很多人的讨论。此文呼吁民众多关注水稻育种领域其他科研工作者。由于文章引用了大量国内大规模种植的水稻品种、杂交水稻的发现过程等资料,也被一些人认为文章意指袁隆平的成就被过分夸大,掩盖了其他科学家的光芒。(《北京青年报》8月13日)

从个人的科研贡献而言,袁隆平不应该被遗忘。一个科技领域开创者的意义,就在于为后来者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上世纪50年代,“水稻是自花授粉植物,没有杂种优势”是主流理论,而作为我国首个发现水稻杂种优势现象的科学家,袁隆平告诉学界杂交稻研究可以做,开启了中国杂交稻育种的进程。袁隆平团队还率先发现了水稻雄性不育植株“野败”,并无偿公开。目前我国推广面积前三的杂交稻品种,其亲本都来源于“野败”。杂交水稻发展过程中每一次的转型升级,也与袁隆平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两系杂交稻因为育种失败而遭遇学界放弃时,又是袁隆平顶住高压,带领团队重新研究两系不育系的光温敏特性,不仅使两系杂交稻“起死回生”,还最终走向生产应用。中国杂交稻技术至今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离不开袁隆平的重要贡献。袁隆平“杂交水稻之父”的称誉当之无愧。

在舆论场上,借名人话题写文章、搞宣传,是能赚来噱头的“经典套路”。如果写作者的态度是客观公正的,就没必要故意把科学家的贡献排个三六九等,更没必要借袁隆平的事迹说事。

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来看,袁隆平更不应该被遗忘。网文认为,杂交稻、超级稻追求高产缺乏现实意义、划不来,这种观点并不可取。杂交稻的诞生,是在国人吃不饱肚子的年代,为粮食增产作出了突出贡献。从1976年到1987年,中国的杂交水稻累计增产1亿吨以上,每年增产的稻谷可以养活6000多万人,有力地回答了“谁来养活中国人”的疑问。即使在仓满库盈的今天,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来说,保障粮食安全的弦仍然时刻也不能松,中国人的饭碗必须牢牢端在自己手上。高产攻关作为一种技术储备,其科学价值不可估量。而且,杂交稻乃至超级稻的高产攻关是一种科研行为,不能简单用经济价值划不划算来考量。这种对生物极限潜力的不懈追求,不正是人类科技进步的不竭动力吗?

此文提到,“打个比方,推动中国粮食这部大车如果有1000个人,那么袁隆平只是其中一个,并不是现在媒体报道的仿佛擎天柱一般,袁老爷子的贡献不容忽视,但是放在整个中国农业的大海里也只是沧海一粟……”可见,作者本意是为了让大家关注那些不被重视的农学家和科研工作者,但这种表述的前提存在问题:并没有很多人真地认为袁隆平是唯一的贡献卓著的水稻专家,这种制造对立的表达,不过是一些自媒体营销炒作的手段而已。

也许,这一篇网文的初衷只是希望能够引发人们对更多育种科学家的关注,但是并不一定要用这种“博人眼球”“违背事实”的题目和内容,更不应该采取“非此即彼”的对立评价,这不仅对袁隆平本人不公平,对其他科学家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推崇。说到底,对科学家的尊重,最核心的是对科学精神的遵守,实事求是是根本标准。包括杂交水稻在内,一项科研成果的诞生与推广,既离不开学术带头人的贡献,更是众多科学家协作配合的结果。我国种业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空白起步,到如今育种能力显着提升,靠自主选育品种撑起国家粮食安全,离不开众多育种人的同心共筑,谁的价值都不应当被否定。虽然客观上来讲,首创者难免获得更多的关注,但并不意味着其他人就会被淹没。无论是丁颖、黄耀祥等老一辈民族种业奠基人,还是袁隆平、颜龙安等取得重大突破的业界大腕,乃至李必湖、冯克珊等基层科研工作者,这些名字连同他们所作出的巨大贡献都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熠熠生辉。从未曾被遗忘,也永不会被遗忘。

袁隆平对农学和社会进步的贡献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他曾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专业人士都明白,想获得这个奖项,除了要有出色的科研成绩外,还要对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突出贡献。可以说,这是中国科学家能获得的荣誉最高的奖项之一,袁隆平之所以能获得至高荣誉,能成为舆论场上口碑首屈一指的科学家,除了本身过硬的业绩,更在于他的不慕名利的道德风范、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在实验现场的钻研精神。

科学的进步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历程,无论是一项科研成果的利弊分析,还是一位科学家的功过评说,乃至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水平,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简单概括的,更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非判断。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实事求是、求真务实,这是我们对历史、对科学,乃至对一切事物都应具有的态度。

事实上,从没有哪个官方教材说袁隆平是中国唯一的杂交水稻专家、或者贡献最大的科学家,等等。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并不真正了解袁隆平具体的研究内容和科研过程,引发人们关注的是他作为科研工作者的专注与奉献精神,而一些人对袁隆平等老一辈科学家的“指责”,则多集中在其科研方法、研究模式上,双方讨论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

对科学家的尊重,最核心的是对科学精神的遵守,实事求是是根本标准。我国种业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空白起步,到如今育种能力显着提升,靠自主选育品种撑起国家粮食安全,离不开众多育种人的同心共筑,谁的价值都不应当被否定。

对待严肃的科学精神,没必要偷换概念,更不需要制造对立情绪。“遗忘袁隆平”并不会让人真的全面了解农学家们的贡献,客观公正始终应该是评价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时最重要的态度。

黄帅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