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要补偿还是敲诈勒索?安徽农民重审获无罪后被检方二次抗诉

河北易县一桩涉案金额5万元的敲诈勒索案,在罪与非罪间来回“翻腾”三年多后,终于尘埃落定。3月18日,被告人卞振通的代理律师常伯阳收到了保定中院的终审判决:卞振通无罪。

图片 1

涉案土地上目前已盖起搬迁房。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图2018年7月25日,安徽濉溪县农民王加夫再次站在了法庭的原审被告人席上,被指控犯敲诈勒索罪。

这期间一个“戏剧化”的转折点是:卞振通一审获刑一年十个月后上诉,案件被发回易县法院重审。合议庭审理后拟作无罪判决,提请审委会讨论。易县检察院检察长应邀列席审委会,并发表意见。审委会讨论后,采纳检方意见,再次判决卞振通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盛学友
报道】看到终审刑事裁定书的时候,最后一页明明写着“驳回抗诉,维持原判”,但他仍然不敢相信是真的。

就在4个月前,王加夫获得无罪判决,不过,检方随后提起了抗诉。自2014年11月13日王加夫被刑拘,案件历经数年,至今未能了结。

卞振通再次上诉至保定中院,2018年12月19日,保定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改判卞振通无罪。保定中院审理后认为,卞振通无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其行为也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行为要件。

6月11日上午,在黑龙江省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拿着刑事裁定书的粗糙的那只手,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取的司法文书显示:在原一审中,王加夫被判犯敲诈勒索罪,获刑12年。宣判后,王加夫上诉。同时,濉溪县检察院也提出抗诉。二审审理期间,检方撤回抗诉,淮北中院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图片 2

这位在肇东市看守所曾被关押了“差两天就20个月”的农民叫高士昌,因被肇东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肇东检察院)指控犯有敲诈勒索罪而遭遇了一波三折为时两年八个月的刑事诉讼。

今年3月20日,濉溪法院对在原一审中被该院判刑12年的王加夫作出无罪判决。但濉溪县检察院坚持认为王加夫构罪,遂再次提起抗诉,该院认为濉溪法院的无罪判决系“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

无罪判决 律师供图

高士昌被肇东市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3年,高士昌上诉后,绥化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对该案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王加夫被控犯敲诈勒索罪涉三件事情,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一桩征地款纠纷:当地政府先以耕地标准给王加夫支付了征地补偿款,后又以林地标准向租王加夫家土地种树的王晓方支付了补偿款。王加夫得知差额后,以阻拦伐树的手段向王晓方讨要,因此被控敲诈勒索。

检察长列席审委会后无罪变有罪

此前,2017年12月25日、2018年1月25日,《法律与生活》记者分别以《黑龙江肇东一起案中案:蹊跷的敲诈勒索》、《黑龙江肇东蹊跷敲诈勒索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为题刊发了报道。

征地补偿引发敲诈勒索案

卞振通是河北易县一名农民,2011年,他将自家0.72亩河滩地租赁给村主任连继才等人用于开办采砂场。租赁到期后,连继才并未兑现给卞振通父亲办理低保的承诺,也未兑现恢复地貌的承诺,并擅自将土地转租给保定市诚明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用于采砂。此后,卞振通对诚明公司进行举报。

肇东法院重审后判决高士昌无罪,肇东检察院提起抗诉。绥化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后作出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至此,发生在黑龙江肇东的这起蹊跷的敲诈勒索案,以高士昌终审无罪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

4年前,安徽濉溪县五沟镇白寺村王小庙庄农民王加夫在征地风波中被捕,被控罪名为敲诈勒索,涉及三件事情,其中两起与征地有关,一起则是因借款引发。

该公司通过连继才给付卞振通“精神损失赔偿”5万元,但连继才并未告知卞振通钱款系诚明公司所出。之后,卞振通继续举报诚明公司违法采砂。2015年5月15日,该公司被水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采砂。当天,诚明公司会计报警称,遭到卞振通敲诈勒索。

6月18日,高士昌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时,不无感慨地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想到官司也能打赢,在绥化两级法院,‘打官司不求人’,不是一句空话啊!”

在原一审中,濉溪县法院审理后认为,检方就其中两起事实指控王加夫犯敲诈勒索罪,因与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不符,法院不予支持。法院仅就一起涉及48.8万元的“一地两价”事件作出认定。

易县法院“冀0633刑初50号”判决书显示,卞振通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网上抓逃,2015年9月17日被北京警方抓获,至2015年9月22日临时羁押于北京市通州分局看守所。

一审:构成犯罪,判刑3年

濉溪县法院原一审审理查明,五沟镇白寺村村民王晓方于2002年租用本庄11户村民53.4亩土地用来种植林木,其中含被告人王加夫家庭承包土地8.1亩,王晓方于2005年12月25日办理了林权证。

2015年9月23日被易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易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5年10月1日被易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6年2月4日被易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6年5月9日经易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当日由易县公安局执行逮捕,于2017年10月20日被易县法院取保候审。

肇东市黎明镇农民高士昌,经土地登记申请,由肇东市土地管理局审批,在肇东市黎明镇春光村二组实际用地面积为313平方米土地,批准使用面积250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157平方米,被有关管理部门准予登记。2009年12月18日,由肇东市村镇建设管理处颁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获得建设住宅建设项目许可证。2011年12月21日,在肇东市房地产管理处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

2011年,濉溪县五沟镇政府因镇区搬迁占用王晓方租用的土地,先行发放了含王加夫在内的11户村民的土地补偿款。王晓方为了争取镇政府尽快拨付其应得的补偿款351万余元,而准备砍伐其种植的树木时,王加夫以树木属其家为由,要求王晓方给付高额补偿款,否则不能伐树。

另据易县法院“冀0633刑初38号”裁定书显示,易县检察院以易检刑诉2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卞某某犯敲诈勒索罪,于2016年2月4日向易县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河北省易县人民检察院以本案证据有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要求撤回起诉。

有一天,高士昌想到银行贷款,找黎明镇政府土地助理李延斌协商将集体土地使用证办成国有土地使用证,李延斌说可以办,并提出以其赊欠高士昌的1.5万块钱作为办证费,多退少补,高士昌同意。

原一审认定,王晓方拒付钱,王加夫等人便阻挠工人伐树。王晓方为避免补偿款不能及时拨付而带来更大损失,迫于无奈,同意给付王加夫48.8万元。2011年11月23日,王晓方将48.8万元汇入王加夫之子王鹏账户,树木得以顺利砍伐。

2016年4月12日,易县法院裁定准许易县检察院撤诉。

2015年3月,高士昌用李延斌为其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申请银行贷款时,发现是假证,非常生气,遂向黑龙江电视台《新闻夜航》栏目提供新闻线索。黑龙江电视台记者实地采访后,将李延斌伪造证件问题进行了公开曝光。

此外,法院还查明,王晓方所租土地每亩每年租金为220元,租期为20年。王晓方已将租金给付王加夫之父王传仁。

殊料,不足一月时间,2016年5月9日卞振通再次被易县检察院批捕,罪名仍是敲诈勒索,并于当年5月11日被诉至法院。

2015年7月10日,李延斌给高士昌出具了一张20万元人民币欠条和高士昌交回国有土地使用证并在一个月内为其办出真证收回欠条的保证书。

就上述事实,原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王加夫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要挟手段,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易县法院于2016年12月30日作出判决,卞振通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宣判后,卞振通不服,提出上诉。2017年4月6日,保定中院作出冀06刑终字170号刑事裁定书,发回易县法院重审。

就在这期间,肇东市纪委收到上级转办的关于李延斌利用职务之便制造假证骗取钱款问题的匿名举报。

濉溪县法院于2016年4月14日一审判处被告人王加夫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万元,责令王加夫退赔被害人王晓方48.8万元。

2018年9月3日,题为《易县院检察长列席审委会突显监督成效,两件拟做无罪判决案件改为有罪判决》的文章,刊发在易县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易县检察”上。该文章显示,7月27日、8月24日,易县检察院检察长先后两次列席法院审委会会议,对法院拟做无罪判决的两起案件发表监督意见。

肇东市纪委调查后,将李延斌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案件材料移送给肇东市公安局,随后,警方于2015年11月26日对李延斌立案侦查。

之后,濉溪县检察院提出抗诉,王加夫提出上诉。淮北中院裁定书显示,该院于2016年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审理期间,检方决定撤回抗诉,并建议延期审理两次。

文章称,“被告人王某破坏生产经营案,法院一审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王某上诉后发回重审,合议庭审理后意见出现分歧,拟作无罪判决提请审委会讨论。被告人卞某敲诈勒索案系立案监督案件,法院一审判处卞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卞某上诉后发回重审,合议庭审理后拟作无罪判决,提请审委会讨论。易县院检察长应邀列席审委会,就两件案件在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等方面发表意见建议,说理透彻。法院经审委会讨论后,采纳检察机关意见,分别对王某破坏生产经营案、卞某敲诈勒索案做出有罪判决。”

肇东市纪检委移送案件后不久,2015年11月20日,肇东市公安局李延斌案件的办案人找高士昌询问有关情况,高士昌讲述了李延斌为其办假证的经过,并作为受害人向警方报案,同时将李延斌出具的欠条、保证书以及录音、李延斌伪造的假证复印件等证据交给警方。之后,高士昌一直等待李延斌案处理结果。

王加夫二审期间的辩护律师殷强向澎湃新闻介绍,王加夫认为自己无罪,所以上诉。濉溪检察院则是因为起诉的三起事情中,有两起未被法院认定而抗诉。

易县法院公布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冀0633刑初50号”判决书,印证了上述文章,2018年8月31日,卞振通再次被易县法院判处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

2016年9月13日,肇东市公安局将涉嫌伪造国有土地使用证以及“肇东市人民政府土地登记发证专用章”和“肇东市土地管理局土地登记专用章”印章的李延斌刑事拘留。

淮北中院审理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部分不清,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此后,王加夫被淮北中院取保候审。

易县法院认为,被告人卞振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

9月22日,肇东检察院对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的李延斌批准逮捕。

一地两价差额悬殊

卞振通对此不服,再次上诉。

很快,李延斌被取保候审。

在前述原一审中,被采信且经质证的证据包括一份补偿协议。该补偿协议由甲方安徽五沟煤矿有限责任公司和乙方五沟镇政府、白寺村村委会签订。

图片 3

9月22日——也就是李延斌被批准逮捕同一天,肇东检察院向肇东市公安局发出应当对“以李延斌办理假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宗地档案为由向其敲诈20万元人民币涉嫌敲诈勒索罪的高士昌”依法逮捕的侦查监督建议书。

该补偿协议显示,王晓方租种土地53.4亩,林木补偿费为每亩4975余元;林地补偿费为每亩77745.25元,林地已先行按每亩28905元征地费给予补偿,本次补偿应扣除先行支付的征地补偿费。法院查明,王加夫等农民得到的土地补偿款是政府先行支付的每亩28905元。

重审一审时,卞振通被判一年十个月有期徒刑。 裁判文书网截图

10月19日,高士昌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高士昌被刑拘5天后的10月24日,李延斌才向警方报案,说高士昌对他敲诈勒索。肇东市公安局在李延斌报案当天,对高士昌案作出立案侦查决定。

换言之,从王加夫等村民手中租地种树的王晓方得到的土地补偿款是每亩48804.25元,比出租土地的王加夫等人高出近两万元。这一数字仅仅是征收土地的费用,并不包含地上附着物林木的补偿费。

两次二审改判无罪

很快,11月1日,高士昌被批准逮捕。

重审时,王加夫的辩护律师提出,在涉案的租地征地纠纷中,土地承包经营权为被告人所有,被告人在林地权属及征地补偿有争议的情况下,到村镇反映问题、阻止王晓方砍树于法有据,其索要补偿并在村干部主持下达成补偿协议并不违法。

兜兜转转,案子又回到了保定中院。2018年12月3日,保定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2017年1月17日,肇东检察院指控高士昌犯敲诈勒索罪,向肇东法院提起公诉。

濉溪法院重审审理后认为,经查,王晓方租用王加夫家的承包土地种植杨树,在征地过程中,耕地和林地的补偿标准存在较大差异,被告人王加夫基于此认识找王晓方索要林地补偿款,后经五沟镇白寺村协调下达成协议。

“冀06刑终728号”判决书显示,保定中院审理查明,2011年,连继发、连福才为开办砂场,意图租用被告人卞振通家0.72亩河滩地。后经多次协商,双方以每亩7000元的租金成交,同时达成为卞振通父亲卞德新办理低保,及两年租用到期后恢复地貌的口头协议。

肇东市法院组成以邹青钢为主审法官的合议庭,于2017年3月7日、6月26日、9月4日3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肇东检察院检察员杜东海支持公诉。

因此,重审判决认定王加夫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证据不足,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法院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公诉机关的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此后,连福才开始采砂,至2013年底并未恢复地貌且未给卞德新办理低保。2014年初,卞振通得知连福才已将砂场转让给保定市诚明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后,怕连继发承诺的事情不能兑现,多次拨打保定市群众服务热线,分别反映连继发破坏本村耕地、诚明公司非法对本村河道改道、私自挖河砂等行为。

2017年9月4日,肇东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认定高士昌构成敲诈勒索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处于未遂形态,判处高士昌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万元——2017年4月17日被肇东法院取保候审的高士昌,宣判后,当即被收押,关进了看守所。

2018年3月20日,濉溪县法院对在原一审中被该院判刑12年的王加夫作出无罪判决。

诚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天鹰得知情况后,让连继发协调处理此事。连继发告诉董天鹰,其答应给卞德新办低保的承诺没有兑现,卞振通有意见,便举报非法采砂之事。后连继发先后经过多人找卞振通沟通,双方达成以五万元钱来弥补卞振通之父卞德新损失的约定。

二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

此后的4月27日,濉溪县检察院就该案再次提起抗诉。濉溪检察院审查后认为,上述无罪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检方认为,在其指控的三起事实中,王加夫均构成敲诈勒索罪。

2014年11月3日,连继发将五万元交给卞振通,但没有告诉卞振通该款项系诚明公司所出。卞振通打印的、连继发和卞德新签字的付款证明证实,这五万元系连继发、连福才因未兑现办低保承诺,自愿给予卞德新的补偿金,“本项补偿金与其他事项无任何关联。”

2017年12月18日上午,绥化中院以主审法官孙宏辉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在肇东法院第六审判法庭审理高士昌这起上诉案,《法律与生活》记者旁听了庭审全过程。

其中,针对敲诈王晓方一事,濉溪检察院抗诉称,王加夫对耕地和林地补偿标准存在差异不知情。本案中,五沟煤矿和五沟镇政府、白寺村委会签订的林地及附属物补偿协议,系原二审期间补充侦查的新证据,一审判决依据原二审期间的新证据,推断被告人在案发时的主观认识显系错误。

董天鹰的证言显示,此事一直由连继发与卞振通等人沟通协商,其本人没有和卞振通等人直接接触。卞振通等人得到现金后,有四个月不再举报,后又开始举报诚明公司非法采砂,有时还到工地捣乱。2015年5月4日上午,卞振通等人又到砂场,把控制电源的闸拉了,董天鹰让砂场会计报了案。

《法律与生活》记者注意到,主审法官给了被告人高士昌及其辩护人充足的辩护和陈述时间,充分保障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权利。

对此,王加夫辩护律师当庭指出,上述补偿协议系原一审期间的证据,且经质证并在判决书中载明,并非原二审期间的新证据。王加夫对耕地和林地补偿标准存在差异是知情的,因为该村有其他林木种植户也被征地,获得了相应补偿。

保定中院审理查明的事实还包括,2015年5月15日,易县水务局对诚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天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未经行政许可,擅自从事河道采砂活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恢复原状,没收违法所得4800元,并处罚款4800元。

法庭上,高士昌的辩护人杨绍贤、李家瑞认为,和一审时的观点一致,高士昌是无罪的,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高士昌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犯罪。高士昌不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特征,不具有采取要挟手段致使李延斌产生恐惧心理的情况下为其出具欠条的情形,也没有继而持欠条勒索李延斌财物的行为事实。

退耕还林存争议

保定中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连继发与连福才提出租赁卞振通等人的土地时,经多次协商双方以租赁到期后务必恢复地貌且给卞振通父亲卞德新办理低保为条件,达成了最后的口头租赁合同。在砂场经营过程中,连继发、连福才二人擅自将该租赁土地转租给诚明公司,后租赁到期,诚明公司仅对土地进行简单的地表恢复,但仍旧无法正常耕种。

辩护人从高士昌的行为不具备敲诈勒索罪中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特征,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延斌是在受到高士昌威胁、恐吓或要挟情况下出具的欠条和保证书,以及高士昌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中“以威胁、要挟手段,强索公私财物”的客观要件等多个方面,通过对全案证据分析和论证,证明高士昌无罪。

事实上,对于涉案的8.1亩土地,目前尚存在争议。

保定中院认为,卞振通基于连继发的民事违约行为,向连继发和连福才提出索赔,其主观上并无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其次,卞振通的行为不符合欺诈勒索罪的客观行为要件。易县水务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明诚明公司违法采砂,卞振通的行为系在保护村集体环境,是行使村民的正当权利。

根据法律规定,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必须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于定罪事实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依法应当作出无罪判决。

濉溪法院作出无罪判决后,濉溪检察院抗诉称,林地补偿费用与王加夫无关。根据《安徽省林地保护管理条例》之规定,建设用地申请获批准的单位,应当按下列标准向被征地、占用林地的所有者或使用者支付补偿费用。本案中补偿协议也是按照该标准赔偿。

2018年12月19日,保定中院判决卞振通无罪。

《法律与生活》记者注意到,在高士昌陈述及辩护人辩护时,主审法官一直没有打断他们的陈述和辩护。

检方认为,本案林权证登记林地所有权权利人为王小庙庄,林地使用权权利人为王晓方。被告人王加夫既不是林地所有者,也不是林地使用者,故该笔林地补偿费用与王加夫无关。

“整个庭审中,被告人和辩护人的权利,主审法官给予了充分保障!”庭审结束后,辩护人李家瑞不无感慨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这次开庭,我们被充分尊重,感觉真好!”

对此,在7月25日淮北中院的庭审中,王加夫的辩护律师殷强称,按照国务院《退耕还林条例》之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或者其委托的乡级人民政府应当与有退耕还林任务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签订退耕还林合同。国家保护退耕还林者享有退耕土地上的林木所有权。自行退耕还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享有退耕土地上的林木所有权;委托他人还林或者与他人合作还林的,退耕土地上的林木所有权由合同约定。而王晓方租种王加夫的土地,既未签订租地合同,更未签订退耕还林合同。因此,王加夫讨要征地补偿并不违法。

2018年1月24日上午,高士昌的辩护人从肇东法院领到绥化中院《刑事裁定书》,并立即来到高士昌家,送到高士昌妻子手中。

7月25日,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

该裁定书载明,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一审刑事判决,发回肇东法院重新审判。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这份刑事裁定书,让高士昌的妻子和家人看到了希望。

收到刑事裁定书的次日上午,高士昌的妻子专程赶到绥化,给绥化中院刑二庭孙宏辉庭长送去一面锦旗,锦旗上绣着“公正司法,司法公正”8个金灿灿的大字,表达了她和家人对绥化中院依法秉公办案的感激之情。

结局:农民无罪

原刑事判决被撤销发回重审后,肇东法院对此予以高度重视,依法另行组成了以周丽华为审判长的合议庭,于2018年7月11日、8月15日、10月12日公开开通审理了该案。

该案发回重审后,2018年6月12日,肇东警方重新对证人李艳忠和被害人李延斌做了询问笔录。

这两份笔录,很简短,字数远不及重审之前的多,且没有任何实质性新内容。除了这两份在时间上显示为新取得的所谓证据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新证据。

肇东法院经审理认为,肇东检察院指控关于被告人高士昌敲诈勒索被害人李延斌20万元的指控,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高士昌犯敲诈勒索罪的犯罪事实,本案证据不能达到确实、充分的标准,不能认定被告人高士昌有罪。对肇东检察院提出的被告人高士昌犯敲诈勒索罪的指控不予支持,其公诉意见不予采纳。对于高士昌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指控敲诈勒索罪证据不足,应当宣告被告人无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第二百条第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高士昌无罪。

一审宣判后,肇东检察院提出抗诉,绥化中院受理后,依法组成了以王伟刚为审判长的合议庭,于2019年3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并进行了现场直播。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绥化中院审理后认为,对抗诉机关所提抗诉理由,经查,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原审被告人高士昌应李延斌请求,为保证办出国有土地使用证同李延斌达成保证书的行为,不能充分证实其主观上具有非法索取财物的故意,且李延斌违规给高士昌办理的土地使用证的行为,高士昌已经通过新闻媒体予以公开曝光。此后,李延斌主动找到担保人,为高士昌出具保证书和欠条承诺一个月内为高士昌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如办不成给高士昌20万元现金。到期后,李延斌没有为高士昌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虽然高士昌有催促李延斌如果国有土地使用证办不下来要给他20万元的行为,但高士昌是否采取要挟、威胁的手段索款事实不清。综上,原公诉机关指控高士昌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其无罪并无不当。

绥化中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项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抗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5月29日,绥化中院作出刑事裁定书。6月11日,高士昌收到该裁定。至此,肇东这起敲诈勒索案,最终以高士昌终审无罪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高士昌走出绥化中院后,把这个喜庆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一直关注该案的《法律与生活》记者:“绥化中院还了我公道,证明了我的清白!”

拿到终审刑事裁定书当天中午,这位身高一米七四的东北汉子,在一家小酒馆,和自己的亲人以及两位辩护人,喝了足够多的啤酒,“庆贺自己又活了一回”。

农民无罪和“打官司不求人”

黑龙江肇东这起敲诈勒索案,高士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无钱无权无势,“两眼一抹黑”,不懂法律,只知道一五一十地讲事实,“不敢撒谎,也不会撒谎”。但是,做梦也没想到,“法院真会判我无罪!”在该案一审期间,高士昌被肇东法院取保候审,一审结果是判刑3年,当即又被关进看守所,“感觉天一下子就塌了下来,心一下子掉进了深渊”。

二审开庭后,高士昌在看守所里“焦虑不安,睡不好觉”,害怕终审判决有罪,“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冤屈了”。

在焦虑中等来了发回重审的刑事裁定,高士昌心中再次燃起希望。在重审一审判决之前,他再次被肇东法院取保候审,获得自由后,本应高兴才对的他,心里却又害怕了:“上次就是取保后被判刑3年的,这一次会不会还判我有罪啊?”

取保候审两天后,高士昌等来的是无罪判决!可是,他还是搞不懂:“既然判我无罪了,为啥还对我取保候审啊?会不会还有啥变故啊?”

检察机关抗诉后,二审在绥化中院公开开庭,还进行了现场直播,高士昌事后就此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这个现场直播,让我增加了信心,因为我有理,就不怕直播,直播谁都能看到,庭审更加公开、透明了,等于把案件的来龙去脉完全曝光于天下了!”

天天在心里念叨哪天才能下判决的高士昌,终于盼到了驳回抗诉、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当天中午都有点喝高了,晚上也高兴得睡不着,这回可算彻底还我清白了,能不高兴吗?!”

高士昌向《法律与生活》记者讲述的该案审理中其跌宕起伏的心理状态,是很多人都有的一种心理状态,总是认为没钱没势没关系打不赢官司。

其实,农民高士昌最终获无罪,是对黑龙江法院系统“打官司不求人”庄严承诺最好的诠释。绥化法院用实际行动积极践行这个庄严承诺。

从该案高士昌上诉后二审公开开庭到这次检察机关抗诉进行庭审直播,绥化中院自始至终坚持庭审实质化,用证据说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果有罪,则定罪证据必须确实、充分。如果定罪证据不足,则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依法做出无罪判决。

不仅如此,肇东法院“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的勇气和担当,敢于向自身问题“亮剑”,厉行自我监督,彰显公平正义,也让高士昌赞不绝口。

2017年9月4日,高士昌被肇东法院判刑3年。2018年11月6日,该案重审后,高士昌被该宣判无罪。

“我不敢相信,肇东法院开始判我有罪,重审后竟然还能判我无罪!自己的刀,削了自己的把!”肇东法院这种自我纠正的做法,让高士昌发自内心地感激,“这真的需要勇气!”

法院敢于“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之前还有一案例被媒体广泛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原党委书记王忠明涉嫌受贿一案,一审被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判刑7年,该案发回重审后,沈河区法院又宣判其无罪。该案改判在新闻界和司法界引起巨大轰动。

肇东法院对农民高士昌敲诈勒索案一审判决其有罪发回重审后又判决无罪,这种“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的勇气、胆识、决心和魄力,也和沈河区法院一样,令人感慨,让人点赞,这种勇于自我纠正的魄力和精神,对司法公信力的提高大添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