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齐齐哈尔12月4日讯
12月2日下午,昂昂溪区有两个老哥俩,酒后睡觉,木炭取暖,被熏晕过去,幸亏家人及时发现,120急救全程监护,送往医院治疗,才避免惨祸发生。

吃过早饭,兄弟俩闲来无事,偷偷溜了出来。

今日上午7时30分许,广东惠州市惠城区田心村惠南大道旁边一处集装箱宿舍内,4名男子被发现一氧化碳中毒身亡,祸因警方初步排查为他们取暖用的一锅炭火。

当日中午,老哥俩喝酒聊天。哥哥78岁,弟弟50多岁,屋内点炉子取暖,用木炭压火。喝完酒后,哥俩感觉困倦,就躺在炕上睡觉,16时,家人回来,见哥俩神志不清,地上有呕吐物,马上意识到很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了,打开门窗通风,马上叫“120”救护车。

哥哥说:“弟弟,你跟紧我,我们要去冒险了。”弟弟说:“知道了,哥哥,路上会不会出现怪物,我们把它们消灭掉。”弟弟此刻激动万分,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

图片 1

“120”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哥哥躺在炕上,处浅昏迷状态,弟弟还算清醒,坐在屋外的凳子上,但是四肢无力,行走不便。“120”对哥俩进行吸氧等应急处置后,全程监护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

兄弟俩走了一段路,发现前面有一个迷障。“哥哥,前面有雾霾,我们小心为上。”没等哥哥反应过来,一阵沙尘暴袭来,哥俩身上瞬间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哥俩爬模起来继续赶路,天有不测风云,这时忽然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突降,俩人即刻成了落汤鸡。

12月19日上午7时30分许,广东惠州市惠城区田心村惠南大道旁边一处集装箱内,4名男子被发现一氧化碳中毒身亡,警方初步排查认定他们取暖用的一锅炭火为祸因。上午10时许,惠城区政府、惠城区公安分局、三栋镇政府、三栋派出所等20多人已经在现场处置。该处空地为重庆城口籍陈娴及其老公所租,用途为堆放一些吊塔设备。

这时,兄弟俩又累又饿,弟弟不肯走路了,哥哥忙安慰弟弟:“前面肯定有吃的,我们再坚持一下。”

图片 2

忽然,阵阵稻米香飘来,可开心坏了他们俩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后,兄弟俩继续前行。

记者获悉,惠州入冬以来,因木炭取暖发生意外的并非这一宗。12月6日上午10时许,惠城区河南岸街道冷水坑村一出租屋内,一对广西籍夫妇被发现死亡,屋内一盆炭火尚未熄灭。目击者称,二人被发现时,妻子躺在床上,丈夫已经爬到门边。惠城警方曾介绍,据初步调查,这对夫妇并非烧炭自杀,而是一起一氧化碳中毒事件。

“哥哥,我们好像迷路了,我们这是在哪里呀?”刚刚的迷障好像又卷土重来了。“别怕,有哥哥在,保证怪物不敢来欺负。”哥哥这时特别有勇敢。话音刚落,俩人再次被呼啸而来的尘土淹没了。

图片 3

这下,俩人再也无法动弹了。

他们在这间“集装箱”宿舍住了多久?陈娴说,4人分别为自己的哥哥、侄子、妹夫、老表,最小的侄子仅21岁。除了老表外,另外3人住了1年多,老表在2天前来这里住,他在对面一处楼盘做边坡工作。“那锅炭火原本在外面烤,老表从外面把那炭火拖了进来。你看,还有拖得痕迹”。记者看到,用来装木炭的是一个小半截油桶。“这盆炭火太多了”。一名刑警说。

120来了,他们被送往了就近的医院。

上午10时许,惠城区政府、惠城区公安分局、三栋镇政府、三栋派出所等20多人已经在现场处置。该处空地为重庆城口籍陈娴及其老公所租,用途为堆放一些吊塔设备。

“嘀嘟滴嘟滴嘟滴嘟……”

陈娴对南都记者介绍,早上亲戚报告,该空地内的一间“集装箱”宿舍内几个人没有起床较晚,其他工人从外面开门一看,4人已经在里面死亡。

南都记者看到,警方法医正在对4具遗体进行尸检。这些男子均只穿内衣。一名刑警介绍,4人面容看上去较为安详,应该是在睡梦中出现意外。

他们在这间“集装箱”宿舍住了多久?陈娴说,4人分别为自己的哥哥、侄子、妹夫、老表。最小的侄子仅21岁。除了老表外,另3人住了1年多,老表在2天前来这里住,他在对面一处楼盘做边坡工作。“那锅炭火原本在外面烤,老表从外面把那炭火拖了进来。你看,还有拖得痕迹”。

南都记者看到,用来装木炭的是一个小半截油桶。“这盆炭火太多了”。一名刑警说。

南都记者获悉,惠州入冬以来,因木炭取暖发生意外的并非这一宗。12月6日上午10时许,惠城区河南岸街道冷水坑村一出租屋内,一对广西籍夫妇被发现死亡,屋内一盆炭火尚未熄灭。目击者称,二人被发现时,妻子躺在床上,丈夫已经爬到门边。惠城警方曾介绍,据初步调查,这对夫妇并非烧炭自杀,而是一起一氧化碳中毒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