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博物馆收集老兵手印纪念日本投降日

图片 1

新华社成都8月15日电14日,在中国最大的民营博物馆——建川博物馆聚落,九三学社湖南省委员会、湖南老兵之家、湖南省摄影家协会联合将历时3年征集到的1207枚湖南抗战老兵手印,捐赠给建川博物馆,以纪念第73个“日本无条件投降日”。

樊建川

樊建川与抗日名将塑像在一起

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的建川博物馆聚落,由中国民营企业家樊建川创建,占地约500亩,拥有藏品一千余万件,已建成开放29座场馆,是目前中国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建川博物馆聚落里的“抗战老兵手印广场”,目前已汇聚了4800余位中国抗战老兵手印,这些红色的手印以1比1.25的比例镌刻在钢化玻璃上,呈V字形排列,成为一个抗战老兵手印碑林。

樊建川说:“将来要想看这100年的中国历史,还得到我们大邑的博物馆聚落来。”如流沙河先生所说:“樊建川如尹文子、墨子之流,通过苦行,办博物馆救世。”

中国最早的绘有“勇军进行曲”歌词的彩瓷砚台、黄埔军校成都分校使用过的课桌椅、西南联大湘黔滇旅行团日志、日本投降签字仪式请柬、廖季威的水晶印章、侯镜如使用过的皮文件包……抗战胜利65周年之际,四川省政协常委、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兴致勃勃地向社会“晒”起了他的宝贝文物。

在当天的捐赠仪式现场,樊建川表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正在扩建,争取尽快将新收集到的这1207枚手印刻于抗战老兵手印广场,令这些抗战烽火中力挽狂澜的英雄之手永垂青史。

在他人眼中,樊建川有些“另类”,当兵、教书、做官、经商、搞博物馆,样样涉猎,但都很成功。他说:我的博物馆将来要捐赠给政府!我当过市长。我知道政府他有他的优势,有人说日本的企业几百年。瑞士企业不得了,我觉得他都不如成都,成都的企业是全世界最长寿的,有三家,第一家都江堰,两千岁!汉代企业!国营!第二武侯祠,一千七百八十年,官府管下来的!第三个杜甫草堂!一千年后第四个,就是建川博物馆……

这些藏品有的来自抗战将士家属相赠,有的购于拍卖现场,还有的则是樊建川自己闲逛古玩市场的“战利品”。其中有的是第一次曝光,有的已经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73年前,正是无数双与这些手掌一样的手握着大刀、长矛,投掷手榴弹、埋地雷、炸碉堡……捍卫了我们的国家,拯救了我们民族。”樊建川说。

战争的旁证—-建川博物馆

“目前建川博物馆的800万件文物中,国家一级文物已经达到121件。”樊建川说,收藏民族记忆不仅仅是国家的事情,民间藏家也该担负起责任。珍贵的藏品鉴定为文物后,就不能进行买卖,这样能更好地保存下来。

九三学社湖南省委专职副主委王仁祥表示,73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3000万湖南人中有210万人参加抗战。将湖南抗战老兵手印捐赠给建川博物馆,通过这种特殊方式,永久留存湖南抗战老兵的资料信息,是对历史的抢救性保护。

问:每一个社会角色都代表着一种有关行为的社会标准,代表了每个人的身份。您的身份从教书的老师到副市长到地产商现转为博物馆馆长,身份流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反差,您对于称谓及身份的认同是如何理解的,可以谈谈您的博物馆吗?

让历史说话!

樊建川:我是四川人,九十年代初当过市长,实际上我在江湖上有个响亮的名头叫樊哈儿!为什么说我是樊哈儿?因为我干了一辈子的事就建了一个巨大的博物馆,特别傻,我们博物馆有多大呢?500亩地,拍卖买的商业用地,现在已经建成28个博物馆,藏品800万件,什么概念呢?我不知道省博(四川的)多少,我不好说,因为离四川太近了。我说国博,国家博物馆100万件。有人会说:樊建川你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八倍,那你是不是收了一堆垃圾呢?不是!我告诉你:这里展出的有8辆坦克、8架战斗机、东方2导弹—28米高的导弹、404件国家一级文物,我的国家一级文物数量超过中国的很多很多省级博物馆……..

十几个博物馆扎堆在四川省大邑县安仁古镇,主题从抗战到“文革”到民俗到地震都有,樊建川给它们取了一个名字叫“聚落”。200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这座占地500亩,建筑面积达15000平方米的博物馆首次向世人开放。在建川博物馆聚落整个的设计当中,抗战系列无疑是一台“重头戏”。这个系列目前开放的有中流砥柱馆、正面战场馆、川军抗战馆、援华美军馆和抗日俘虏馆5个单馆,以及中国壮士群雕广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两个主题广场。

问:十几年的从军经历让您对战争有异于常人的兴趣,相对于其它的历史,抗战史在中国曾经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区域,能谈谈您建馆的初心吗?

而侵华日军馆和汉奸丑态馆是即将落成的重要项目,这两个馆后来被规划入同一个建筑内,“上面是日军馆,下面是汉奸馆,寓意很清楚,正是靠这些伪政权、伪军的支持,日本军队才能在中国横行这么久。”樊建川说。

樊建川:我的博物馆有四大系列,其中抗战分为共产党抗战馆和国民党抗战馆,国民党馆是连战提的馆名,江丙坤、蒋孝严、吴敦义都来过,都是副主席。还有中国唯一的战俘博物馆、川军博物馆,日本人抗战的时候抓了我们100万的战俘,光是南京一次就杀了我们8万人。还有中国唯一的援华美军馆,我和老布什是同班同学,想一下,小布什跟我是什么辈份儿?自己算!创立博物馆我是求名不求利,我相信建川博物馆肯定会被记入史册,如果有人给樊建川竖个大拇指,而不是说樊建川糟蹋了安仁,我就心满意足了。

65年过去了,还有多少关于这场伟大战争的故事和细节不为我们所了解?时光悠悠,当年20岁的青年如今都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谁还能以亲历者的角色讲述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尽管正赶上建川博物馆聚落大兴土木,还是有不少人远道而来寻找历史的答案。

问:全国4000多家博物馆有800多座为私人性质,建川博物馆作为最大的抗战博物馆,列居全国十大私人博物馆之列,但由于没有官方的背景,同时也缺乏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面对这种现状,您认为在中国私人博物馆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思路是什么。

樊建川说进入抗战博物馆如同在看一部抗战大片,他将国际上先进的发展模式引进抗战博物馆中,情景性、参与性的参观模式让观众耳目一新。在樊建川看来,建筑、题材、文物、文化是一个东西,应该是一体的,“很多博物馆就是一个房子,遮风挡雨的东西,我就想把高大殿堂给它改掉,让它不那么高大威武,也不是一个容器。”抗战博物馆的8个分馆均由国际一流的设计大师设计,整体规划是张永和,设计援华美军馆的是切斯特·怀东,汉奸馆找的是台湾的王维仁,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则主动请缨设计侵华日军馆,以表达日本人对中国人民的歉意。

樊建川:私人博物馆要有特色,博物馆必须与文化与旅游相结合,参与文创。全世界的博物馆其实都有一个重大的功能:就是传承文化,传承财富!比如说特别好的瓷器,字画,铜器等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储藏教训,储藏经验。我们博物馆必须看三天,两天看不完……能够“卖身”给博物馆当馆奴,作为一个男人,这是很有意义的事。人寿百年,死了博物馆还在;如果博物馆还活着就说明自己还活着,这是非常开心的!

“我们不说话,让历史说话!”“嘘!别压过历史的声音”,博物馆随处可见的铭牌,纪录着这里的细微变化。如果说前些年收藏和展览可能还带有一些樊建川自己的好恶,现在则更多的是存留、呈现,尽量不带个人色彩地去保有时代的原貌,让参观者自己去感知、思考、评判。

问:在建川博物馆随处可见这样的铭牌,“我们不说话,让历史说话吧!”“嘘!别压过历史的声音”这些仅仅是为了显示其与众不同的方式吗?

在文物收藏中升华责任

樊建川:我搞收藏,专挑近现代收藏品,这100年里,中国人遗忘的太多!我要为这个民族留下记忆,让文物自己说话,它们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它们会说话,说话的声音比我们大。

残破褴褛的血衣、弹孔尚存的冰冷钢盔、仍然可以发出尖利鸣叫的报警器、泛黄的战时良民证、血迹斑驳的日记本、冰凉刺骨的侵华纪念章、一张张有着或惊恐或愤怒表情的照片……

抗战壮士广场

除了这些博物馆里展示的战争的血腥,园区角落的库房里还紧锁着岁月的沧桑。白晃晃的日光灯下,铺天盖地的旧报纸、老照片、书信、镜鉴、雕塑、像章,让人感觉像是掉进了一片淤积了几十年的泥塘,心中感慨却又沉重无语。

抗战老兵手印广场

在收藏界,唐诗宋词、梅兰竹菊、才子佳人这类收藏买了就能赚钱,可是樊建川觉得太“清淡”,不符合自己的理想,他追求的是一种担当和责任。“抗战馆也好,地震馆也好,最大的作用是敲警钟。”樊建川始终认为,一个人不能没有责任心,一个民族不能失去血性,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上经受过太多的苦难,“我想让建川博物馆成为增强国民忧患意识和奋发图强精神的‘钙片’。”

问:能谈谈您的博物馆聚落的两个独特的纪念广场吗?

樊建川收藏抗日文物的激情,当年是被一部老电影《血战台儿庄》点燃的。他的父亲就是一名抗日战士,曾面对过鬼子的刀枪,在血火中拼杀,他自己也是一个有过11年兵龄的军人。通过收集川军资料他了解到,抗战期间先后有300万川人赴战,但是关于300万人命运的记载却是令人惊诧的空白。内心强烈的震撼迫使他要做点什么。他开始阅读研究川军抗战史,并收集抗战文物,十几年间,他常常在全国各地奔走,寻找,追索。

樊建川:老兵手印广场是由我设计的,我们全中国现在还有多少抗战老兵我不知道,也许只有几千人,但是我这里有5700人!壮士广场229名,中国最著名的抗战壮士站到了一起,用钢铁铸造,钢筋铁骨铁骨铮铮,下边是个象征性的中国地图,每个壮士站在自己牺牲的地方或者站在自己当年守卫打仗的地方,毛泽东站延安,蒋介石站重庆……中国人都站在一起了,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30年职场打拼,樊建川的身份不停变换,他曾经是农民、民工、知青、军人、老师、政府官员,现在是商人,但在他心中,有一条主线一直没变——对近代文物的钟爱。他说自己是在收藏“历史的细节”,在完成一本“历史启示录”。

问:二战期间伪军超过侵略军数量的国家唯有中国,您也在计划建汉奸博物馆,对于无法回避的汉奸文化,您个人的看法和理解是什么?

尽管这个抗战博物馆是他倾其个人所有建起来的,但他从来没有把博物馆看作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始终认为自己只是社会财富的暂时看护者。“我只是替国家保存记忆,这些东西是我私人搜集来的,但它们更属于这个国家。”樊建川说。从10年前开始,他每年都要写份遗嘱,他说,尽管自己有个女儿,可他身后还是要把所有藏品交还给国家。

樊建川:我们博物馆就是个敲警钟的博物馆,其中一个就是汉奸!为什么日本人当年一个弹丸之国敢打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我们拼命抵抗居然打了14年?因为我们分裂,我们不团结,我们有很多的汉奸!日本1945年投降时只有130万,共军国军5、600万,后期,空军全是我们的,大炮全是我们的,为什么?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汉奸当伪军100多万,警察100多万,公务员2、300万,帮他收税,以战养战,没有这几百万中国人帮助日本人,为占领军、为侵略军当帮凶,问题早就解决了。

问:您能谈谈有关抗战部分特殊的馆藏吗?

樊建川:侵华日军罪行馆,十四个展厅,从31年到45年每年的日军暴行。

这里有个碉堡,那个碉堡是日本人的碉堡,水泥铸的。日本人没到成都没进四川,是我从天津拉过来的,50吨,完整的水泥碉堡。

这里还收藏着日本的警报器:当年日本兵站岗的时候看见中国军队上来,就拉响警报,这是侵略者7、80年前战争的声音。其实,任何灾难的发生也许都没有预兆,我们不居安思危的话,它突然发生就来不及了。

问:、您不仅博物馆做的风生水起,您还有文人的一面,在您的作品《兵火》中记录了张学良父子,对张学良当前社会上很多人说他是个卖国贼,而他自己在回忆里却说:“我是个爱国者,国家要我的命我立即就给,要我脑袋,拿去就可以!”对于一个评价如此对立的历史人物,您能谈谈您对他的认知和看法吗?

樊建川:他是个灵活的人物,有些人说张学良是坏人,对他也不够公平,张学良是个很复杂的人物,他有他不果断的一面,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只能后来去评价,这个就由历史后来人去评价吧。

问:您的博物馆作为战争的旁证的存在,时刻提醒人们无法忘记中华民族曾经历经的那场浩劫一样的抗日战争。有种观点认为:70年前,日本因弹丸之地,领土狭小与资源短缺造成的危机感引起他们极度扩张的侵略念头,但是随着战后的崛起,经济的复苏与极速发展让他们知道不用侵略也能富裕,所以他们的军国主义思想只是极少数人的非主流无需防范对吗?

樊建川:起码从现在来看,采取军事侵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其他方面,经济侵略、文化侵略还是存在的,国与国之间的领土之争还是存在。但是从民族角度,还是要从大处着眼,中华民族和大和民族从长远利益出发,以爱好和平为主,尽量减少摩擦,求同存异。从东方民族相同之处,互相学习。

问:您说:“四川是背负抗战的壮士”,您把您的博物馆建于家乡,除了山水灵气之外,也是故乡情节对吗?

樊建川:安仁镇人杰地灵,文化厚重,这是建川博物馆落户于此的重要原因。2003年开始筹备2005年正式开馆。已走过了13年。安仁镇的人文环境和建川博物馆一脉相承:安仁公馆群是民国建筑,与其百年收藏相吻合;安仁是一个抗战之镇,走出过刘湘等抗战名将,这又与其抗战系列收藏相吻合;创建之初,以几万元一亩地价格,拍到了500亩地,也是时机吻合。再加上安仁作为历史文化名镇的独特底蕴,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民国建筑群、抗战名将和典型人物、优越的环境使得安仁镇在全国上百个历史名镇中脱颖而出。作为四川人我也很自豪,抗战我们出了三分之一的粮食,三分之一的钱,三分之一的兵,作为四川人特别自豪。

问:最后您能谈谈关于建川博物馆的未来吗?

樊建川:当我有50年的收藏,巨大的库房这么多文物、国宝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如何把她传承下去,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说:“爸爸,你别害我啦,你如果爱我的话就别给我,你那个抗战多痛苦啊!地震多痛苦啊!……我要管几百员工,光保安都一百多人,我不痛苦啊?还要和公安消防,税务工商打交道,老爸,你自己想办法吧!”女儿不要。我就一个女儿,没办法。我想到基金会,其实我研究了很久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由于中国只有38年的改革的历史,我们的基金会,其实也有很多很多地方不如意……

最后我决定捐赠给政府。九年前我和妻子商量,捐给成都市政府。我说:我在时是我的,我出门给撞死了,坐飞机给摔死了,都是你们政府的。我们当时的市长就说,建川呀!你多活几年嘛!你多活几年,我们这里的树就长大了,公园就更漂亮了!实际上我今年多活了1年。2016年,樊建川多活1年,今年增加了3个馆;所以我要是能够再多活几年的话,我就把一百个馆做好了再捐给政府,建川博物馆一定可以活一千年!

我专门写了一幅字儿,表明我的心情:一个人,咽气了,不是死!烧了埋了还不是死!没人上坟,没人提起,没人念叨,没人魂牵梦绕,梦都梦不到你了,那才是死!

所以,我相信,建川博物馆在你们的关心下,一定能够活一千年……

樊建川全家福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