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杭州8月12日电浙江省统计局的最新一份就业情况分析报告显示,该省部分企业招工难依然存在,缺工以普通技工为主,且员工变动较为频繁。

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

图片 1

据浙江省统计局监测,二季度全省的人员变动率为35.0%,比一季度的22.5%有了明显提高。几乎所有行业人员变动率都有所上升,其中上升幅度比较大的有住宿餐饮、房地产、制造业等。

01

就业形势总体较平稳

部分企业“招工难”依然存在。二季度,浙江省有61.4%的受调查企业表示存在“招工难”问题。在认为“招工难”的企业中,认为“求职者对薪酬期望过高”的占40.7%,认为“符合岗位要求的应聘者减少”的占37.8%。薪酬、岗位等结构性矛盾成为近年来招工难问题的主因。

导语

缺工招工难企业增多

浙江省统计局的报告说,在二季度的调查企业中,反映缺普通技工的企业占所有缺工企业的32.7%,缺科研人员的企业占9.1%,缺高级技工的企业占14.7%,缺经营管理人员的企业占16.1%。普通技工缺口仍然最大,需求依然旺盛。

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2019年二季度

张亚平作为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潜江如何承接蜂拥而至的订单,成为他近期着急的问题。

四川企业用工状况调查报告

温州、武汉等地因为土地和用工成本升高,转移过来大批企业订单,据他测算,目前潜江服装产业缺口有10万人左右,月薪4000元到7000元还难以招人。

2019年二季度企业用工调查显示:企业用工形势总体平稳,就业总量略有减少,企业用工变化主要受短期因素影响,下一季度企业用工预期基本平稳,但小微企业就业吸纳能力减弱、缺工和“招工难”企业数量增加等问题值得关注。

以潜江服装代工基地为例

企业用工总体状况

潜江正谋划建设中部乃至全国最大的服装代工基地,将湖北和中部的服装产业工人都集中起来进行生产,这要解决工厂用地和用人的问题。

二季度企业用工主要呈现四个特点:

“潜江现在是只要每招进一个服装工人,且能工作一年,就给介绍人奖励2000元。”
张亚平介绍,为了解决人才短缺已经使出各种办法。

就业形势基本平稳,就业总量略有减少。

潜江服装产业是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用工紧张,招工难度加大的一个缩影。根据湖北、安徽等地统计局公布的多个调查报告,今年上半年招工难度加大。

从就业总量来看,调查的353家企业共有从业人员111883人,同比(与去年二季度相比,下同)减少1958人,降幅1.7%。其中大型企业共有从业人员64197人,同比增加821人,占57.4%;中型企业共有从业人员36902人,同比减少2692人,占33.0%;小微企业共有从业人员10784人,同比减少87人,占9.6%。

统计局数据:劳动人口减少

分行业看,本季度减员最多行业为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从业人员数减少了1728人,同比下降15.7%。

安徽今年上半年有72.3%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湖北二季度有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四川上半年存在缺工企业占比77.8%。上海奉贤区统计局调查发现,七成以上企业认为存在用工成本上升、招工难的问题。

分企业看,增员企业共110家,同比减少11家,占比31.2%;减员企业共145家,同比增加7家,占比41.1%;从业人员持平企业共98家,同比增加4家,占比27.7%。

各地调查显示用工难度加大,这与目前就业形势进入历史最好时期有关。

可见,二季度就业形势基本保持平稳,但受中型企业用工减少以及减员企业个数增加等因素影响,从业人员数略有下降。

人力资源部等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人力资源市场的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为历史最高。今年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全部就业人数继续创新高。

大型企业带动新招员工增长。

而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已经从2011年的94072万人,下降到了2017年的90199万,减少了近4000万左右。在劳动力年轻人口持续下降时,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反映出就业进入到了充分阶段。

从招工总量来看,调查的353家企业共新招录人员11909人,同比增加1910人,增幅19.1%。其中大型企业新招录人员7174人,同比增加2607人,占60.2%;中型企业新招录人员3665人,同比减少659人,占30.8%;小微企业新招录人员1070人,同比减少38人,占9.0%。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高文书认为,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分企业来看,353家企业中有254家企业招录了新员工,占比72.0%,同比减少了48家,减少幅度15.9%。其中大型企业增加了1家,中型企业减少了18家,小微企业减少了31家。

“很多省会城市发起抢人大战,吸引年轻人前往就业,这使得很多优势不大的城市劳动力供求关系紧张。”他说。

可见,二季度新招员工增量主要是在大型企业。

02

离职员工增幅明显。

就业市场现状

从离职人员数量来看,调查的353家企业共离职员工15478人,同比增加了4244人,增幅37.8%。其中大型企业离职员工9039人,同比增加4190人,占58.4%;中型企业离职员工4688人,同比减少436人,占30.3%;小微企业离职员工1751人,同比增加490人,占11.3%。

所谓充分就业,是指在某一工资水平之下,愿意工作的人都获得了工作机会。现实情况是,全国的失业率进入多年来新低,就业人数和求人倍率都进入到了历史最高。

分企业看,本季度共有296家企业有员工离职,占比83.9%,同比减少了21家,减少幅度6.6%。其中大型企业增加了1家,中型企业减少了13家,小微企业减少了9家。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指出,目前劳动年龄人口持续下降,但是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表明劳动参与率在提高。“比如过去多年很多人提前退休不工作了,现在复出返聘,这反映了目前就业形势良好。”

可见,二季度大中小型企业的离职员工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且大型企业离职人员增加占主流。

赖德胜指出,目前就业形势好,除了与劳动年龄人口不断下降有关,农村也在快速发展,农村实施乡村振兴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而过去城市农民工增加主要靠农村,现在转移出来的少了。同时全国退休的人数每年有几百万,腾出的岗位需要人顶上,并且今年上半年全国日均注册企业1.81万家,每个企业解决几个人就业,全年都会增加几千万就业岗位。

综合上面三方面因素可知,就业总量占57.4%的大型企业招录了60.2%的新员工,而占就业9.6%的小微企业只新招录了9.0%的新员工,显示大型企业“稳就业”作用增大,小微企业就业吸纳能力持续减弱。

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3.83%,同比下降0.12个百分点,降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

反映缺工和“招工难”的企业增多。

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3个月低于5%,6月份为4.8%,
这是自2016年进行该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另外今年二季度劳动力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也就是每一个求职者,面对的是1.23个岗位,这也是历史最高。

1.缺工企业增多。

从就业总人数看,增长更是迅猛。比如1952年全国就业人数为2.07亿人,到了2007年为7.764亿人,创历史新高。今年则继续增加,上半年累计实现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

二季度353家企业中,存在缺工的有292家,同比增加18家,占比82.7%,其中大型企业25家,中型企业128家,小微企业139家。从企业类型看,大型企业占比最高,达92.6%;中型企业36.3%,占比最低;80.4%的小微企业存在缺工,占比居中。

而目前就业进入充分阶段的重要标志是,只要一个人愿意工作,就会有就业机会。

2.大型企业“招工难”情况最突出。

然而存在结构性问题

存在“招工难”的企业有219家,同比增加了32家,占比62.0%,其中大型企业21家,中型企业93家,小微企业105家。从企业类型看,大型企业占比最高,达77.8%;中型企业居中,达60.8%;小微企业占比最低,达60.7%。

以服装产业为例,2010年左右,湖北武汉从业人员只有3000元左右的工资,目前行业整体工资涨到了5000元左右,好的员工甚至拿到上万月薪,但是招工比较难。在湖北省直管市潜江也是如此。

3.“招工难”现象不太严重。

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张亚平告诉记者,为什么现在工作岗位比较多,收入比较高,招工难,这与从业人员少有关。

从企业反映“招工难”程度来看,认为目前存在“招工难”问题但不太严重的有169家,占77.2
%,认为比较严重的有38家,占17.3%,非常严重的仅有12家,占5.5%。

比如目前潜江服装从业人员月薪在4000-7000元左右,但是很难招到人。实际从业人员最近几年也减少了好几万。一方面是很多人转到别的行业了,另外过去从事服装的裁缝年龄越来越大。

从招工难的原因看,薪酬期望过高和人岗不适应为“招工难”主因。一是求职者对薪酬、就业环境期望过高,占81.3%,同比降低了0.5个百分点。二是符合岗位要求的应聘者减少,即人岗不适应的,占61.2%,同比提高了0.8个百分点。三是求职者人数总体减少,占25.6%,同比提高了4.2个百分点。四是招聘渠道不畅,占11.9%,同比提高了7.1个百分点。从三个季度的监测情况看,求职者对薪酬、就业环境等期望过高和人岗不适应为“招工难”的主要原因,招聘渠道不畅提高最明显。(此项为多选,各项占比相加不等于100%)

而年轻人很难做这个行业。“老一代人一般都让子女上大学,很多家里都是独生子女,更不会愿意干比较累的活。”他解释说。

图片 2

针对招工难的情况,他认为有一个办法解决,就是加工资。比如湖北潜江和仙桃如果规划数万亩建设服装厂,从而打造湖北乃至全球的服装代工基地,为全球和全国知名品牌生产贴牌生产服装,可以提高服装生产的工资水平,每人要达到万元的月薪也不难。

企业用工变化的主要原因

根据了解,武汉城区生产服装的企业因为成本较高,数千家企业正在寻找出路,已经有不少企业看上了潜江。张亚平认为,如果将武汉数千家要关停的服装企业转移到潜江来,几十万人到潜江就业,可解决潜江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也可以做大服装产业,潜江也可成为全国的服装产业新城。但是这需要解决数万亩用地和用人问题。

临时性用工需要是企业用工增加的主要原因。

03

在用工增加的110家企业中,首要原因为“临时性或者季节性的用工需要”的最多,有46家,占41.8%;“企业发展向好,生产订单或者业务增加”为第二位,有36家,占32.7%,“为应对人员流失,提前储备”为第三位,有20家,占18.2%。由此可见,企业用工增加主要受短期影响,以临时用工增加为主。

用工成本上升

未及时对减员岗位进行招录补充是企业用工减少的主要原因。

在目前全国失业率创历史新低时,很多地方爆出招工难度加大,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在用工减少的145家企业中,首要原因选择“经营正常,未及时对减员岗位进行招录补充”的最多,有55家,占37.9%;“企业经营收缩,生产任务或者业务量不足”为第二位,有44家,占30.3%;“临时性或者季节性的用工减少”为第三位,有25家,占17.2%。由此可见,企业用工减少主要是未及时对减员岗位招录补充这一短期因素影响。

安徽统计局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该省招工越来越难,72.3%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同比上升7.4个百分点。四川统计局也发现,上半年该省存在缺工企业占比为77.8%,比去年末增加了1.2个百分点

企业用工预期情况

湖北统计局调查显示,今年二季度,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企业所需人才缺乏。

调查显示,下一季度企业用工预期基本平稳,预期用工持平企业增加明显。353家企业预计下一季度用工持平的有259家,占73.4%,环比增加35家,占比提高了9.9个百分点。预计用工将增加的有58家,占16.4%,环比减少19家,占比降低了5.4个百分点。两项合计占89.8%,显示下一季度企业用工预期基本平稳。预计用工将减少的有36家,占10.2%,环比减少16家,占比降低了4.5个百分点。

上海奉贤区统计局调查发现,七成以上企业认为存在用工成本上升,存在招工难问题。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由于受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和社会保障基数上调等因素影响,企业用工成本上升的问题更为凸显。

图片 3

根据这些调查,目前缺工严重,并不只是缺高级技工,普工也短缺。比如安徽今年上半年普通技工和高级技工是最缺工种,其中企业需缺普通技工占比44.3%,同比上升4.6个百分点;需缺高级技工占比41.4%,同比上升0.9个百分点。

分大中小微企业来看,预期下一季度用工减少企业以中型企业数量最多,有18家,占预期减员企业的50.0%,预期用工增加企业以小微企业数量最多,有26家,占预期增员企业的44.8%。

这种缺工有的是工资等成本上升导致的,比如上半年安徽新招员工月底薪中位数2500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00元;另一方面企业为留住员工不断改善工作环境,提高生活待遇,此类费用还在逐年提高。

对策建议

部分企业反映,今年的用工成本上升了8%-10%;还有企业反映,安徽省企业上缴的职工社保与其他省份相比,基数较高。

做好大型企业的就业服务监测。

调查还发现,安徽72.6%的企业员工队伍不稳定,出现人员流失。流失人员中年轻员工占比较高,且入职一年内流失人数最多。年轻人工作不稳定,是因为青年人的就业预期在不断提高,更倾向于“体面而有前途”的工作。

大型企业对就业稳定的作用增大,这就要求进一步做好大型企业的就业监测工作,跟踪大型企业用工动态变化,服务化解企业关切,确保大型企业就业稳定,推动实现大型企业经济发展,形成扩大就业的良性循环,以更充分就业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刘福垣认为,一个国家调查失业率能在5%左右,说明经济对就业拉动作用大。但是目前调查失业率更低,这可能与目前全国服务业成为就业的支柱有关。而各城市吸引人才大战,导致年轻人容易选择更好的地方工作,获得更好的收入,这使得不少地方找人难度加大。

打好政策“组合拳”,增强小微企业就业吸纳能力。

另外各地政府购买就业服务多,招走了大量的年轻人,比如很多各类辅助工作的人员,使得工厂招募人才时,更难获得年轻人。

以稳就业十五条为抓手,深入实施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促进计划,落实好农民工服务保障十六条、促进返乡下乡创业二十二条等措施,从而稳定和扩大就业规模。用好用足《四川省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实施办法》等减税降费政策,减轻企业负担。以政策“组合拳”为小微初创企业减税降负,增强企业就业吸纳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反映缺工的岗位,以一般制造业为多,同时反映转型升级需求的新技术岗位也很缺乏。

做好就业培训、政策宣讲等服务工作。

数据显示,四川今年上半年在缺工的种类中,选择普通员工(如普通员工,销售人员,普通服务人员等)占比最高,为40.9%,与去年末相比增加了8.6个百分点。

有针对性的实施青年劳动者技能培训行动、技师培训项目等专项培训。搭建就业平台,畅通招聘渠道。在不断完善就业创业政策的同时,加大宣传贯彻力度。

从行业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反映缺工的企业较多,占比分别为93.8%、82.2%和80.6%。其中软件行业缺口大,反映了企业技术升级的需求在加大。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另外目前很多地方缺工,与经济发展快,订单增加有关。比如四川上半年招工难,因为生产任务或订单增加的原因,占25.5%。

华南师大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谌新民认为,目前一些地方反映的招工难,是否会加快向其他地区扩展,还要观察。因为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对就业会造成多大影响,还应该保持高度关注。

他认为,一些地方制造业如果太低端的话,要加快升级步伐。沿海很多产业智能化技术水平越来越高,使用的劳动力越来越少。“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招工难只是局部的、部分产业和部分劳动者的,和前几年广东普遍出现招工难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张亚平指出,潜江服装产业正在提高智能化水平,但是服装还难以全面使用自动化,仍需要大量的员工。他认为,全国居民进入到了消费升级阶段,对服装更高质量更多品种的需求在增加。

湖北统计局给出建议是,要破解“招工难”问题,可以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高技能人才的培养。鼓励企业广泛开展在岗职工技能培训和高技能人才培训,以提高员工素质,培养出企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