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正值三伏,也是夏天最热的时段,人们闭门不出,街上的行人也是寥寥。而在南阳伏牛路上,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却汗流浃背的守着自己的一车玉米。

7月10日,对于家住碧江区坝黄镇的居民张凤妹老人来说,这本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第一次成为奶奶的她,迎来了一对双胞胎孙女。可是才出生一小时,就发现双胞胎中姐姐蓝蓝不对劲,随后被确诊患有新生儿窒息,新生儿肺炎,先天性食逛管闭锁伴食管——气管瘘。一笔巨额的手术费,让这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中。尽管如此,60岁的张凤妹却不向困境低头,她说,哪怕卖血卖房,也要尽全力去救治孙女。尽管前方的路障碍重重,可她却坚强乐观地面对困境。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宁田甜

据周边的居民称,“老人最近天天在这,一天就吃点馒头喝点水,真的很不容易”。

图片 1

“爷爷,我想你… …我可能以后照顾不了你了… …”

图片 2

突来的变故

“娃呀,爷爷也想你了呀。别担心,爷爷老了,身体虽然不好,就是累死也要卖蜂蜜挣钱给你治病。”

卖玉米的老人名叫马修建,家住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贺庄村,曾在村里担任村支书,为人忠实厚道,深受村民爱戴。为了给12岁的孙女马奕晓筹钱治病,年近七旬的马修建不顾自己患有高血压的身子骨,天还没亮就拉一车玉米从方城骑行到南阳售卖,饿了吃点从家里带的干馒头,渴了喝点水,“我少吃点,多挣点,晓晓就多一点希望。”老人说道。

今年60岁的张凤妹老人,是碧江区坝黄镇人。育有一儿一女,一家4口人,经济来源全靠自己和丈夫打工维持。由于家庭贫困,两个孩子中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贴补家用了。

在郑大一附院血液科病房,一对爷孙抱头痛哭,场面感动在场的所有人。

简单幸福的一家人因七年前6岁的孙女患病而彻底改变,这种叫做髓母细胞瘤的病家里人听都没听过。为了给孙女治病,家里已经花去了30万,四处举债奔波各大医院治疗,孙女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而医生考虑到老人的家庭情况,建议回家慢慢康复,定期进行检查。

去年儿子罗海龙与邻村的姑娘吴佳佳喜结良缘,老两口为儿子办完婚礼后,在老家坝黄的一个食用菌合作社做工。随着日子越来越好,老两口畅想着未来的幸福生活。今年7月10日在铜仁市中医院,双胞胎孙女的出生,让一家人满心欢喜。

图片 3

图片 4

当医生把孙女抱出产房时,张凤妹一家人被告知双胞胎中的姐姐蓝蓝被痰卡住无法呼吸,需要立马转院去铜仁市人民医院治疗。一家人马不停蹄把孩子转移到铜仁市人民医院,原本以为只要把痰取出蓝蓝就没事了,但没想到蓝蓝的病情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医院诊断蓝蓝是新生儿窒息,新生儿肺炎,先天性食逛管闭锁伴食管——气管瘘。

这对来自河南南阳方城的爷孙俩,一个想靠着拉的二百斤红薯干和一些蜂蜜挣钱为孙看病,一个则心疼地说,等他好了,会帮爷爷卖蜂蜜。

直到2019年4月3日,在学校上课的孙女马奕晓,突然再出现走路不稳抬不起脚步的症状。回想起医生说过的话“这个病容易复发和转移,每年都要复查。”
马修建深深自责没有照顾好孙女,再次来到省肿瘤医院,发现马奕晓的病不但复发了,而且往上转移了两个点。

7月13日,蓝蓝在市人民医院治疗后的第三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正在家里筹钱的张凤妹顾不得多想,立刻赶往医院,整整一个多星期守在孙女身边,他就想多陪陪孙女。这一次,因为呼吸困难的原因,蓝蓝的病情越发严重,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转院到重庆医院去治疗,虽然不能保证治好,但如果不尽快转院,蓝蓝就活不过月底。

7月5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联系到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困境家庭。

医生说孩子的病比上次还要严重,后续的费用需要80万左右。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马修建坚强了一辈子却在这时哭了:“我孙女才6岁,怎么会得这种致命的病,还是在脑子上,这让我们怎么办啊。”

有希望就不能放弃。为了给孙女治病,张凤妹找亲戚朋友借钱,但面对去重庆第一阶段就需要10万元治疗费用,仍然是杯水车薪。

他们身上有何感人故事?他们在抗击家庭重大变故的危难之际,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样的爱和坚毅?

图片 5

四处筹钱成了一家人的日常生活,为此张凤妹的丈夫和儿子已经前往外地工地打工挣钱。张凤妹为了省钱给孙女看病
,饿了就吃馒头,困了就睡在医院大厅的长椅上。尽管生活如此艰辛,张凤妹没有放弃,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治好孙女的病,带孩子回家。

一起来看看他们与病魔抗争的家庭故事!

这个平凡的家庭为了与病魔抗争早已是债台高筑。而80万元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实在是一笔巨款,家里的积蓄早已经被掏空,孩子爸爸农闲时候做架子工,每月三千多元的工资勉强能够支撑一家三个孩子的开支。

昂贵的手术费

“郑州很多人来买我的蜂蜜,万分感谢”

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为了给孙女筹钱马修建一刻也没有停歇,而好心的市民得知老支书家的遭遇后,纷纷相互传播前来购玉米,看着伸出援手的相邻还有一些陌生的好心人,马修建连连道谢,感动的哽咽起来……

7月17日中午,张凤妹神情有些恍惚,她在医院厕所里的洗漱台上,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就离开病房,今天她要去几个银行问问,看是否能贷到款。在市区附近几家银行转了几圈,得知张凤妹一家都没固定工作,没有抵押物,银行方面都表示不能贷款。

图片 6

图片 7

失望的张凤妹满头大汗地赶在下午2点前回到医院。她要在这个时间点去看望孙女蓝蓝,每天也只有这个时间段能进重症室去探望。孙女住院这么久,带来的1万多元钱不仅用光了,还欠费一万多元。

爷爷叫姚金泰,孙子叫姚宝远。姚宝远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爷爷就是他心灵的依靠。

每当看到晓晓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忍受着病疼,晓晓妈妈眼泪就不由的流下来,晓晓为了不让家人难过,忍受着病疼笑着安慰妈妈,12岁的孩子有着比同龄人更多的懂事成熟,不禁让人感到心酸,更让马修建感到揪心:“每当孙女忍着眼泪给我说想去上学,想要回家的时候,我都特别难心,我恨不得替她承担,我拼了命也要把她治好。”

“你看我家蓝蓝多可爱,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以后肯定是个大美女。”在重症病房里,指着玻璃窗里的蓝蓝,张凤妹终于露出了笑容。每天一次的探望,是老人最开心的时刻。

7月5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联系到姚金泰老人和他的孙子姚宝远。

图片 8

因为呼吸困难,孙女蓝蓝显得十分虚弱。加上先天性食逛管闭锁,从出生到现在十多天里,孩子没有进食过一次,时不时会吐出白沫,浑身抽搐。现在,蓝蓝的生命靠输营养液维持。

姚金泰说,宝远经过最新疗程的化疗,目前精神状态好多了。他自从一个月前来郑州后,郑州各界很有爱,很多人来买他的蜂蜜。

马修建如今靠卖玉米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入两三百元,可是毕竟自己种的玉米数量有限,加上自己身体也不好,卖玉米的钱和小奕晓的治疗费用比起来还远远不够,当玉米卖完,小奕晓的救命钱该从何而来?每思及此,老人都显得有些茫然无措。

“我一直都在期盼着当奶奶,可当幸福来临时,娃娃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我这个奶奶,就命悬一线。”隔着玻璃,看着日渐消瘦的孙女,想到从出生开始,孩子还未吃过一口奶,张凤妹伤心地掉下了眼泪,她恨自己的无能,但她更害怕失去。

“我很感谢……”说着,老人就哽咽起来。

“医生告诉我们,娃娃要分两次手术,前后费用加起来至少要十多万元。”张凤妹哭着说,眼下即使砸锅卖铁也筹不了这么多钱。但无论如何,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不会放弃孙女。

宝远说,他确实好很多了,此前上个二楼都需要人搀扶,现在他们租住的郑州市二七区水工家属院,是四楼,他一个人都可以上去。

困境面前的无奈

目前,他和17岁弟弟已配型成功,只要钱筹够,随时可以进行骨髓移植。

下午3点,看望完孙女后,忙碌了一天的张凤妹,在医院门口买了一个一元钱的馒头,从医院里的饮用水里接来一杯水,这就是她今天的晚餐,为了节约一点钱来给孩子治疗,这一元钱在张凤妹眼里都显异常珍贵。

为给孙子挣救命钱,72岁的爷爷花了6天5夜骑电三轮来郑卖蜂蜜

“去重庆给孩子治疗需要很多钱,我们现在连去的车费钱都没有!”已经在医院坚守了十多天的张凤妹再也忍不住,独自一人坐在医院大门的台阶上哭了起来。想到筹到医药费的希望很渺茫,张凤妹恨不得把自己的器官卖了换钱去治疗自己的孙女。

图片 9

想起孙女依然躺在病床上受病痛折磨,张凤妹泪流满面:“都是我们家无能,让娃娃这么痛苦……”

一个多月前,今年72岁的姚金泰拖着患有重度肺气肿的身体,从老家一路卖着蜂蜜来到郑州,终于见到了孙子,爷孙俩一见面就抱头痛哭。

“现在就要尽快凑钱去重庆,孙女的身体等不了了。”这些天给孙女治疗,张凤妹从亲戚朋友手里借来的2万元钱,已经用得所剩无几。缺药缺钱去不了重庆大医院,医生说治愈机率很渺茫,可是张凤妹放不下。

“从家里6天5夜骑电动三轮车赶500多里路到郑州,一是想着郑州蜂蜜好卖,能多卖点钱,好多给孙子凑一点移植费,二是看看已经快一年没有见面的孙子,我有肺病,没多少时间了,再晚了怕见不到孙子。”姚金泰哭着说。

张凤妹说她现在的心愿就是治好孙女的病,带孙女回家。如果有好心人能够帮助她可怜的孙女,家人定会做牛做马报答他的,也让两个孩子铭记于心,回报社会的帮助。

姚宝远,出生于2000年9月16日,家住南阳市方城县拐河镇崔庄村。患急性髓系白血病三年了,目前正在郑州某医院治疗,急需移植,但因交不起巨额的移植费而只好化疗。

如果有读者愿意帮助这苦命的一家,请拨打她的手机:18785659766,同时也可以献出爱心,张凤妹儿媳,双胞胎孩子的母亲吴佳佳的邮政银行账号621799050001938491。

从2018年7月到郑州治病至今快一年了,爷爷姚金泰思孙心切,没给老伴和儿子商量,自己卖着蜂蜜到郑州来了。

随后,老人在孙子住的医院附近租了间房。

白天,他拉着二百斤红薯干和一些蜂蜜上街叫卖。遇到下雨天,很多红薯干也发霉了,看着救命稻草也没法再卖了,老人趴在街头痛哭起来……

在出租屋里,爷孙俩抱头痛哭。

“孙娃啊,你都长的比爷爷还高了,咋会得了这种病?”

“我已和弟弟配型成功,将来好了,我来帮爷爷卖蜂蜜。别担心我,爷。”

“你能帮我卖,我也不知道能活到那时候不能……”

曾经一家日子红红火火,一场病倾家荡产

图片 10

姚宝远家世代为农,父亲姚中央承包60亩土地建大棚种蔬菜,承包10亩荒山育林。起早贪黑,忙于生产和经营,爷爷爷爷养蜂,奶奶照看孙子,,母亲也帮助打理种植和买菜,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打乱了姚宝远家的平静。

2016年6月,即将度过15岁生日的小宝远突发高烧、流鼻血,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冰冷的诊断书,把宝远及家人打入万丈深渊。

“天塌了,这怎么可能啊。可怜的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呀!咋不让病得在我身上啊!”爷爷更是被剜去了心头的肉,整天像掉了魂似的念叨着。

确诊后,医生告诉爸爸姚中央说孩子的病情严重,必须马上进行化疗。

第一次化疗高烧一个月零三天,持续三个月,花费16万多。第五次化疗时肺部感染,又持续高烧两个多月,花费近20万,三年经历9次化疗,10次骨穿。

连续的药物化疗,宝远的身体和精神痛苦使他几乎崩溃。

巨额的医疗费也使全家倾家荡产家徒四壁,可总病情总算有所好转。

病情复发,母亲却离开了他

2017年7月去复查,谁知宝远的病情再次复发,无情的病魔让医生不得不说,宝远的病情加严重,必须进行骨髓移植才能保命。

姚中央无奈变卖了房子和转让了承包的60亩蔬菜大棚及10亩荒山,卖掉了耕地用的拖拉机,卖菜用的货车。把家中能卖的全部卖掉,并四处借钱,筹措医疗费,带宝远到郑州大医院治疗。在大难来临之际,有的知难而上,有的选择逃避。就在姚宝远爸爸和爷爷拼命为宝远治病挣钱的时候,宝远妈妈却在得到儿子病情再次复发的消息后突然消失了。

爸爸姚中央找遍亲戚朋友也没有打听到妈妈的消息,无奈求助公安部门,但也查找无果。

从此,病床上的姚宝远成了没娘的娃。

亲娘的离去,对姚宝远的打击是沉重的,他像是一个被掏空了心的树桩,站在病房的窗前,一站就是很长时间。

爷爷又患肺气肿,“不要管我,救孩子重要”

图片 11

爷爷更是忧心忡忡,唉声叹气,茶饭不思,晚上睡不着觉。

为给孙子多挣一点治疗费,拖着因类风湿落下的一条粗一条细的双腿养蜂,原本就有病的身体承受不了沉重的负荷,终于病倒了。

2017年12月被查出重度肺气肿,仅治疗一个月,就放弃治疗。

“不要管我,救孩子重要。我就是累死也要挣钱给孙子治病。”爷爷说着,拔掉输液管拖着重病的身体去卖蜂蜜。

2019年5月,宝远第10个疗程结束后,病情稍有好转,因无钱只好用口服药维持。

但是肆虐的病魔不给宝远喘息的机会,一次感冒让小宝远再次躺进医院。

医生说宝远现在是移植的最佳时机,错过将对治疗有很大影响,如果能及时移植,宝远的病就能治好。医生还说,移植和后期抗排异治疗需要大约80万以上,而这对于一贫如洗的宝远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是,三年来,宝远在院内院外已经花了100多万,家里外欠债70多万。

此时的宝远家已经是卖无可卖,借无可借。

爸爸姚中央护理孩子之余在一家搬家公司打工一月只有3000多元的工钱。除去生活开销也所剩无几。巨额的移植费用和后续治疗费象一座大山压在姚宝远一家人的头上。

姚金泰为了给孙子挣钱移植不顾自己的病体,骑着电动三轮到郑州卖蜂蜜,饿了啃口自己家老伴蒸的馒头,喝口好心人给的开水,晚上随便找个地方睡一宿。他舍不得多花一分钱。

由于没有资金养更多的蜂,他凭着多年养蜂的经验,到山上把野蜂收回家养,自产自销卖蜂蜜一天多则二三百,少则一百几十甚至没有收入,自己也离不开药。

而他并不知道这些钱对于孙子的病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老人厚道,有人出钱不要蜜他不同意”

姚金泰老人来郑卖蜂蜜救孙的感人故事在郑州传开后,社区、爱心企业、市民……来自郑州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纷纷为他们捐款。

7月5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联系到郑州市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水工社区主任王东霞。

她说,她们得知此事后,先是帮助老人找地方存放蜂蜜,接着发动社区居民为老先生和他的孙子进行爱心捐助。

她们将爷孙俩的事情发到社区居民群和朋友圈后,很多居民买老人蜂蜜献爱心。因街边不能随便占道经营,她们就让老人在社区办公的院里卖。有的爱心市民念及老人蜂蜜产出慢,直接给钱不要蜂蜜,但老人不同意,“我是卖这的,我不能光拿你的钱。你必须把蜂蜜带走。”

“老人很厚道。也很可怜。”王东霞说,所以,她们希望能给老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现在,老人已回老家割了好几茬蜜,截止现在,每天还有爱心人士来买老人的蜂蜜。

目前,某基金会为宝远发了爱心筹款,筹集目标是80万元,截止目前,已筹款33万余元。

据了解,宝远家人承诺按需使用捐款,如果善款有剩余,将转捐给其他有需要的贫困患儿。

而对此,宝远说,骨髓移植,手术加后期需要花费100多万,现在还差60多万……

“我爸爸,爷爷,都在全力帮我筹款。”宝远说这话时,他爸爸又在回老家奔波的路上。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王娇